发文/归档用(同人(停运中

© 木杵
Powered by LOFTER

迟来地转个终宣,请多指教!

燼灰_玄中的粮是不存在的:

玄中纪念向同人合志《虚像赋格》预售及终宣




——在世界上最黑暗的地方,也是离死亡最近的地方,存在着可以抵抗死亡的东西。


(终宣转发+推荐超过65,抽一个人送零食一份。)


基本信息

刊名:《虚像赋格》

原作:绫辻行人《暗黑馆事件》

cp:浦登玄儿×中也君

字数:9.5w

规格:A5道林

页数:180p

工艺:精装硬壳

赠品:明信片×1

价格:65RMB

预售时间:9.24晚20:00-10.24

预售地址:戳这里...

终宣哟!给所有参与的太太们打电话!大家辛苦啦ww

关口爱丽丝:

新本格三十周年合志《1987狂想曲》
及百鬼夜行系列主题别册《稀谭月报 三十周年特别刊》
淘宝地址:这里(预售到八月结束,可能会有少量通贩)
价格为50+30,合购75RMB
《1987狂想曲》
文组: @店长桐清 、 @江忆_ 、 @燼灰_今天玄中有粮了吗 、 @木杵 、 @平方氫 、 @秋水无歌 , @森井熊猫子 、 @瞳猫 、 @喜多川青司 ...

【暗黑馆】无名熟客(玄中

一个各种意义上假的玄儿生贺。OOC。拖了两天真抱歉。
和深夜食堂的crossover。有参考漫画版。
以上没关系的话——>



营业时间是午夜十二点到早晨七点左右,人称“深夜食堂”。菜单只有四样,此外也可以随意点菜。只要做的出来就做,我的营业方针大概是这样。
你问有没有客人?
不仅有,还很不少呢。
不过,今天就只讲其中一位,一位到最后我也没能知道他名字的,熟客的故事。

第一次见到这个人是在某年的九月下旬。
他是那晚第一个来的客人。这位一身黑的青年像是溶在夜色里,又突然出现在店门口一般,悄无声息地坐到与门口正对的座位上。
“一杯冷酒。小菜有些什么?”他问道。
“我正准备烤秋刀鱼,来一条?”
“不错啊。再给我加一点白萝...

八月份的flag,随写随改,全写完就删……说是这么说,完全没写完啊!十月份继续咯(躺
点文*3(中也诗/夏天风扇停电/蚊子

【暗黑馆】东京夏夜和菓子祭(玄中

混更。

小甜饼外一则。迷之au,各种意义上的报社。没仔细查资料的爽文,全脑补混乱没有C注意。

借了烬灰君的梗,算是前段时间投喂的回礼?拖这么久很抱歉。难理解的话一定是我的锅……轻点打。

以上没关系的话——>


01 雪见大福

青司游走在一片点缀着星光的深蓝色中。

这并非他的爱好,仅仅是完成一只食梦貘的必行之事。在大家都睡着了之后,他悄悄潜入梦境的世界,人们的梦像是摆在餐桌上的食物等着他品尝。他每晚就选其中一两个美味的吃掉。梦的主人得到安稳的睡眠,而青司得到活下去的能量。

最近天气越发热了起来,青司开始倾向于选择一些清淡的食物。可越是这种时间,人们的梦就越发嘈杂难解。份量小...

【暗黑馆】Masquerade 02(玄中

不小心把原文删掉了……一个补档

(http://music.163.com/song/27256830?userid=35809043)BGM是这个吗……?记不太清了。


Act 02 暗门

——你干什么呢?抱着一大摞纸。

——你是哥哥,竟然浪费时间在……红次郎,不许学他,不许看那些纸片!

这声音……是妈妈?妈妈,你听我说……

——我不会的,因为我看不懂,妈妈。

你一直是乖巧的孩子啊,红次郎,但是你不理解。你,妈妈,爸爸,全都不理解,甚至没有做出尝试。

——不许回嘴!

……对不起,妈妈。

——理解?你说理解?把那种话挂在嘴边,你一生都……


青司睁开眼,脸上挂着几滴冷...

【乌鸦社】一人成虎(乐迟

对不起心态崩了。被小星星洗脑。满脑子小孩儿们手拉着手围成一个圈唱儿歌的人是写不出什么正经东西的。
OOC。致郁。阅读困难。请相信我没有恶意。几乎全对话,写着倒是爽(。
以上没关系的话——>

00 起源
“你知道吗?陈迟杀了张奇焱。”

01 乌昭的演讲
“很遗憾地告诉大家一个消息。我亲眼所见,结合现场线索和警方提供的信息,我们的同伴,今年刚入社的乌鸦陈迟同学就是近期一系列重大案件的犯人。
“至今我仍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初级社员中,陈迟同学不算积极,可也是我和曾经的高级社员张奇焱同学认可的可造之才。可是这位陈迟同学却被激烈的情感冲昏了头脑,受猎枪蛊惑犯下累累罪行。我无从得知他怎么会允许自己堕落成一个杀人...

【暗黑馆】Masquerade 01(玄中

开新坑。更新可能会很慢。

歌剧魅影paro。标题是假面舞会的意思。电影版韦伯音乐剧版原作版均有参考,但是没看过不影响阅读。有考据不足或者矛盾之处随时欢迎指正。

遵循暗黑馆原作时间线,人物关系魔改,OOC,玄中only。

以上没关系的话——>


Act 01 舞台


中村青司抵达剧院时已经过了约定好的时间。提着两个皮箱,他按前两天随信寄到的手绘地图前往二层的包厢。

即使在历史剧烈波动中的二十世纪,加尼叶歌剧院依旧像是将奢华与享乐具现化一般,除了作为剧院为人所知,在那之前,更是以艺术品的身份傲然地立于巴黎的土地上。青司穿过和宫廷的华丽程度不相上下的前厅,走廊上隐约可以听见舞台上的声...

【乌鸦社】托你的福,我已等候多时了(昭焱

一个三观不正,坏人还是坏人,死人还是死人的HE尝试。

依旧OOC,有细节错误和别字的话请多担待。

以上没关系的话——>


00

乌昭看到了奇怪的东西。


01

事情开始于一周前。张奇焱和李志的尸体已经入土,陈迟逃亡在外。乌昭躺在十号宿舍楼的天台上,一个人占两把椅子。

他觉得在建筑物的阴影里有人在窥伺自己。

他一开始以为是陈迟那个胆小鬼又回来了。乌昭不怕这位后辈,不管他想出什么招数来对付自己也不怕。一方面乌昭是胜者,是现在进行时的强者,另一方面,舍弃了重要之物的人大概是没有弱点的。他甚至模拟了几种方案,以保证不管陈迟何时何地以怎样的方式出现,乌昭都能以正义的乌鸦社社长之...

【乌鸦社】犹太人的王(昭焱

终于吃到安利,入坑产粮。

借了JCS的歌词,看书糙可能有细节错误,OOC,不知道在写什么。

以上没关系的话——>


01

乌昭相信,人生中总是存在对与错。他也觉得自己有点幼稚,可就是没办法抛弃这种想法。

事实上,就他观察,认为存在对错的人比持否定意见者更容易生存。人乃是需要自我肯定的生物,只要以某种普适标准为尺规,就能确实简化生活中的问题,并且收获最多的成就感。

打个比方。面对一起错综复杂的案件,为了解决它应该怎么做?乌昭可以说出很多“正确答案”:调动合适的人员,在正确的方向上取证,以最高的效率排除错误可能性,然后收网。或者更简单一点,把资料交给张奇焱。

好吧,也许后一种...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