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没忍住……就摸一张鱼,摸完就回去看书。
来不及写文了,而且还错过了末班车……

不为别的,就想感谢一下春天有人诞生于世。当然,这话得由最适合的人说。

【暗黑馆】夜谈

我竟然花了三个小时才想起来今天是什么日子!不管,反正我这边还没过十二点所以算是赶上末班车了!(强行
看来中也君生日要另备存货了(躺
迷之AU,迷之OOC,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轻点打,麻烦避开脸。

00
“请务必务必要听我的劝告。”我神秘的朋友说,“这是为了你好。”

01
打开冰箱门,我看到一个男人蹲坐在里面。

这多半是我睡糊涂了才会分不清梦境和现实,亦或是有神明还是什么的东西在用幻觉的方式告诉我不要在凌晨两点给自己准备夜宵,总之,现实生活中没道理发生这种事。我关上冰箱门,揉了揉太阳穴,眼皮跳得厉害。
“请等一下!”
老天,这幻觉还有声音。我将冰箱门打开一条小缝向内窥视,正对上那人黑色的眼睛。“你好。”他窘迫...

【馆系列】梅菲斯特的救赎 09(玄中

终章·iff

凌晨时分,火焰悄悄燃烧起来。从厨房出发向四周蔓延,很快就吞没了整座建筑。当人们注意到了这起火灾并驱船赶来时,一切都已经晚了。
生活在夜里的人们悄然退场,不为人知的故事落下帷幕。
发生了什么?谁和谁最后迎来了怎样的结局?有人提出了这样的问题。没有人知道答案。
好在始作俑者也没有那么坏心眼,他们还是体贴地留下了些许提示。

中村红次郎在收到那个可怕的包裹后一时间忘记了呼吸。他一直知道大哥有些疯狂,却不想他会做出这么残忍的事。
(和枝,和枝!)
他甚至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拿起电话的,又嘶吼一般对电话对面的人说了些什么。那人一言不发地听着,等他终于冷静些之后才缓缓开口。
“看样子礼物收到了啊。...

【馆系列】梅菲斯特的救赎 08(玄中

因为原作很太长,所以我也不小心爆字数了x
中间有大段内容摘抄和总结,因为觉得还蛮必要所以加上了,希望不会影响您的观感。

08 暗黑馆

我觉得既然无所求,
还不如去死。
虽这样说,
我还想活。
虽这样说,
我还不想死。
即便如此,
朦胧中,
我想起诸位所说的话。

“总之就是这么回事。”
青司睁开眼,眼前是他回想了千百遍的,在熟悉不过的光景。
晚饭后的小憩时间,即使说是夜里室内的光线也略显昏暗,电视里播着没人在看却令人安心的杂音。玄儿坐在起居室的安乐椅上,捧着一杯葡萄酒的手轻轻摇晃着杯子,他的脸颊、脖子、手——所有裸露的肤色都显得非常苍白。
这里是玄儿在白山的别墅,此时的他们相处融洽,很难想象不久前两人才刚刚萍水相逢,而且是因

在eleison桑那里看到的,听说中也君戴过棒球帽,马上就控住不住麒麟臂了(。

有私设白山时期短发中也君,草稿注意

顺便, 以前特地去找中也君的黑礼帽时发现,帽子店里基本没有无装饰的纯黑帽子……所以带蝴蝶结礼帽的中也君是不是可以有!(突然兴奋

【馆系列】梅菲斯特的救赎 07(玄中

间章·浦登玄儿的九千八百五十六天


眼前一片黑暗。
玄儿侧躺在浓重的黑暗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压在他身上。很疼。他想动一动,仰躺着避开压着他的东西,可稍微动一下,他全身的皮肤就像要剥落下来一般剧烈地疼痛起来。
九月温热的空气里带着令人恶心的焦糊味,木材碳化的味道,和蛋白质燃烧的味道。
是火灾。
察觉到这一点之后,玄儿开始感觉呼吸困难。他的呼吸道似乎也出了点问题。是堵塞住了?还是被灼伤了?他无法判断。
(我还活着吗?)
(还是已经迷失了?)
他想起火场的景象,门后有人在喊他的名字,可他没有回头。黑色的墙和天花板塌下来,交织的红色和黑色中他看到了父亲和真正的玄儿——一直以江南忠教之名活着的玄儿。他们在...

【馆系列】梅菲斯特的救赎 06(玄中

06 十角馆


你做出了身为人类不该有的行为,出于埋藏于灵魂深处的恨,或者求之不得的希望。
那是你的秘密。因为私欲,你在不为人知的地方搭建了属于自己的隐秘金字塔,却被禁止让其他任何人得知。你不得不一边隐藏自己的丰功伟业一边存活下去,因为——是的,我们都知道,但凡伟大的奇迹后面总是隐藏着牺牲。如果你将自己的诉求和所作所为公诸于世,大概世人只会觉得你疯了,消耗成百上千朵玫瑰只为了榨取一滴甘露简直不可理喻,并叫嚣着举办一场魔女审判,而鲜有人能真正看到你作品的逻辑美。
可人是孤独而脆弱的。你不能自己承受这份重担,总有一天要将它交付于某个人,不然它一定会将你压垮。你知道自己没资格抱有期待,但还是在自己也不知...

【馆系列】梅菲斯特的救赎 05(玄中

拖了这么久真抱歉!上个月考试太密集实在没来及动笔,还口口声声说周更真是打脸(躺


05 黑猫馆


这是我为自己写的手记。

目前,我不想给自己以外的任何人看其中的文章。只要没有什么特殊情况,恐怕今后也是如此。


“鲇田老人会找我要版权费的。”

岛田自嘲道,苦笑着放下手中的笔。不过正如他所写的,稿纸上的两行文字并非他作为推理小说家鹿谷门实的作品,而仅仅是岛田洁的私人笔记。写在稿纸上也只是为了减少自己正在拖稿的罪恶感而已。对不起啦,江南君。他在心里双手合十。

此时是一九九一年二月。去年七月从“黑猫馆”回来后岛田和江南告别,回到了自己的公寓,但是对他来说,这绝非此次旅途的结束。...

【馆系列】梅菲斯特的救赎 04(玄中


04 水车馆


活在幻象之中是什么感觉呢?
青司勒紧了手上的绳子,略微上提。二十秒或者一世纪后,他松开绳子,双手抱着妻子失去意识的身体。不知是因为安眠药陷入深眠还是已经化为尸体的妻子无力地把头搭在他的肩上。那重量让青司的心深深地坠落下去。
大概,幻象就是那时产生的。
“青司君。”
带着怜悯的目光喊他名字的和枝。
“……”
以及帽子斗篷装扮的沉默少年。
远处似乎还有一个模糊的影子,至于那是谁,青司不想追究,毕竟两个幻象已经够他受的了。在迎来终结前夕的此刻,反而成了青馆内最热闹的时候。他觉得有点好笑,又笑不出来。
“我啊,总觉得眼前的青司君只是个幽灵,真正的青司君应该在别的地方。”和枝这么说道。
“现在的话,你已经...

上了一天课听说玄中tag100参与了赶紧来发点东西……说是这么说没啥产出拿得出手就拿之前的摸鱼凑个数,这么大日子(?)就只有这点东西真的很抱歉(跪


后面还是手绘,前两张板绘练习(不过笔突然坏了所以只有两张(。


p2p3群里的变猫梗 p5研究十角馆那天受刺激的产物 p6炉灰太太的花吐梗 


大家轻点打呀(顶锅逃了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