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运中

© 木杵
Powered by LOFTER

【暗黑馆】Masquerade 01(玄中

开新坑。更新可能会很慢。

歌剧魅影paro。标题是假面舞会的意思。电影版韦伯音乐剧版原作版均有参考,但是没看过不影响阅读。有考据不足或者矛盾之处随时欢迎指正。

遵循暗黑馆原作时间线,人物关系魔改,OOC,玄中only。

以上没关系的话——>


Act 01 舞台


中村青司抵达剧院时已经过了约定好的时间。提着两个皮箱,他按前两天随信寄到的手绘地图前往二层的包厢。

即使在历史剧烈波动中的二十世纪,加尼叶歌剧院依旧像是将奢华与享乐具现化一般,除了作为剧院为人所知,在那之前,更是以艺术品的身份傲然地立于巴黎的土地上。青司穿过和宫廷的华丽程度不相上下的前厅,走廊上隐约可以听见舞台上的声音。他一边气喘吁吁地赶路一边细听人物对白。今天上演的剧目应该是《汉尼拔》——剧院门口贴着海报呢——现在应该刚奏完序曲。幸好还没迟到太久。他想。

(经理的包厢……应该就是这里。)

他慎重地敲开门,门内只有一个穿着体面的老绅士。

大概是因为身在异乡,眼前男人的亚洲面孔看上去颇为亲切。他没计较青司的迟到,反而微笑着示意青司坐下与自己一起欣赏剧团的表演。毕竟在演出中聊无关的话题是很不礼貌,而青司也并非对歌剧毫无兴趣,便“恭敬不如从命”地应下。

不远处,台上身着华丽戏装的女高音昂着头走来走去。青司看得有些心不在焉。向父亲和弟弟告别离开东京仿佛就是昨天的事,而现在,他身处大洋另一边,倚在脚边的两个皮箱提醒他,没错,你现在是孤独一人了。被称为花之都的这个城市,对于青司来说就像眼前的舞台一样,乃是化虚为实的魔法之地,不过其效果如何,终究还是取决于在那里表演的演员们。

单说正在上演的《汉尼拔》,女高音自然无可挑剔,只有她的歌声配得上那不属于角色的傲慢姿态。芭蕾舞者们的表现也几乎是完美的。在宴会的场景上有个女孩搞错了旋转方向,还带跑了她旁边的另一个,但这小小的失误没对整体造成太大影响。对于第一次观看这出剧的青司而言,那两朵逆向开放的红花反而显得有些可爱。

很快,大西比阿麾下的罗马军和汉尼拔率领的迦太基军的谈判失败,大幕伴随着激烈的管弦乐音缓缓落下,第一幕结束。几乎同时,青司身边一直保持沉默的老绅士转过身面向青司,开口道:“青司君?怎么样,来的路上还顺利吗?”

“是的。托您的福。呃——”

“姓氏变了,所以还是依名字叫我征顺吧。别太拘谨了。”说着,老绅士露出了和蔼的笑容,“具体情况我已经听你父亲说过了。生活费和学费你不用担心,至于住处嘛……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先住我家?”

“不会打扰您家人吗?”青司谨慎地问。

“当然不会,我家的几个小孩子也会很高兴的。”

“谢谢您,帮大忙了。”

这可是真心话。听父亲说过,这位老先生入赘贵族家庭后,凭借分得的遗产做了几笔小买卖,并在不久前受聘管理歌剧院的经营事宜。有这么一位叔父的帮助着实省去了很多麻烦。虽然多少有悖于他“独立”的打算,不过,青司想,绷着劲的肩膀放松下来,至少现在就坦率地接受家人的好意吧。

安排好各类琐事,两人又聊了些没营养的话题。眼看休息时间就要过去,一楼的客人们多数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突然,一个有些驼背的中年人猛地撞开包厢门闯了进来。

征顺似乎有些不满,可来者似乎也顾不得太多了,语速极快地说了一长串话。青司隐隐从中捕捉到“夫人”“受伤”“取消”“人选”几个短语,听得半懂不懂,不过光看征顺发白的脸色就能猜到事态有多严重。两人交谈几句,身为经理的征顺几乎立刻站了起来。

“不好意思青司君,我有点事情需要处理。你有什么需要就去找走廊里的领座员,报上包厢号就可以。”

撂下叮嘱,他立刻跟在自己的员工身后快步走出门去。青司看了眼桌上的节目表,现在已经过了第二幕演出开始的时间,可红色的大幕还严丝合缝地挡着舞台。台下观众渐渐骚动起来。青司打开门,楼上传来领座员焦急的脚步声。

(如果要终止演出或者有客人要求退票的话,想必会给剧院造成不小的损失吧。真的没问题吗?)

“你很担心吗?”隔壁标号为五的包房内有人用流利的日语问他。

“当然。征顺先生看上去很着急。”青司不走心地回答道。

“是呀,首席女高音退场可是够他受的。不过无需操心,问题很快就要解决了。他有优秀的B角。”

“您真清楚。”他念叨着,心里有些上火,一方面因为这人言语中毫无来由的自信,一方面因为自己帮不上一点忙的失落感。青司拉开五号包厢的门,想看看这位一直站在他背后说闲话的先生。

然而门内一个人也没有。

和隔壁包厢别无二致的桌椅,矮凳上还放着摊开的节目表……简直像是在不久前还有人坐在这里,青司一推门,那人就蒸发了一样。

“我当然清楚。”

那声音再次响起,这次是从头顶传来的。

“因为我拥有这里,这是我的歌剧院。”

然后是左侧的墙壁内部。

“客人只需要欣赏演出。我以此地的所有者之名向你保证,你将观赏一场最棒的《汉尼拔》。希望有机会直接听听你的感想。”

那声音黑色的天鹅绒一般隐秘,柔和而优美。可青司找遍了包厢内部,又看了看门外,到处都看不见说话者的影子。

“欢迎来到巴黎。”

话音未落,像是经过计划一样,大厅里响起演出即将开始的提示,灯光暗转,大幕拉开。


《汉尼拔》是一部依历史改编的两幕短剧,讲述了战无不胜的迦太基传奇将军汉尼拔·巴卡的故事。剧作者在改编期间加上了许多喜闻乐见的浪漫场景,例如在第二幕安排的第一个唱段,即汉尼拔的妻子为出征的丈夫送行的咏叹调,也是吸引在场半数观众买票的原因之一。第一次观看这部剧的青司自然不知道其中的梗概,只是和其他的客人们一起,目光被锁定在舞台中央的少女身上。

少女身穿艾丽莎的戏装,她娇小的身体像是被那裙子架着似的,东方人的面孔上带着毫不掩饰的紧张。

配乐响起。

她的声音有些发颤。原本热闹的舞台上只剩下了布景和灯光中的少女,编排者的本意多半只是增加歌曲本身的渲染力,可此时却像是舞台要将少女吞噬一般。

台下客人们交头接耳的声音像是放大了一百倍,连青司都被她带得紧张起来。加油啊。他小声对台上的少女一遍一遍地说。加油啊。

她还是唱着,一边唱一边茫然地看着观众们,一瞬间,青司觉得她似乎和自己对上了目光,但少女似乎很快就收回了视线。

间奏。她深吸一口气,黑色的眼睛闭上,再睁开。

下个一小节,她停止了颤抖。

Pense à moi

请想念我

pense à nous deux

记得我们曾经相依

après nos au revoirs.

即使已经相离

Ne m'oublie pas

请勿忘记

où que tu ailles

即使你已远去

promets-le-moi ce soir

不要忘记今晚的约定

同样反复的句子,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从少女口中唱出。她不再定定地站在舞台中央,和挽在手臂上的红色披肩一起,她舞动起来。不输上半场首席女高音的澄澈的声音贯穿了整个大厅,点亮了房顶绚丽的水晶灯,像雪,像闪耀的星光,闪烁着落在席间。

Quand l'instant te semblera venu de regagner ta liberté

不久的将来,你冀望重获自由

Glisse-moi de temps à autre là dans tes pensées

还请你在心中分些思念与我

Oh non, jamais nous n'avons cru l'amour irréprochable et infini.

不,我们未曾寄希望于爱情永不变质

Mais un jour si tu t'éloignes,

但即使你终将远去

pense à moi aussi.

请依旧记我于心

Pense au temps où tout semblait facile.

请终日铭记往事的美好

Dis-toi qu'après la pluie demain jubile!

以及我对你的耳语,告诉你暴雨亦无需畏惧

Pense à moi

请想念我

qui me réveille

想着我刚醒来的模样

si seule et sans espoir

即使要面临孤独且可能甚微

qui rêve et prie

我仍祈愿

qu'enfin le temps t'arrache à ma memoire

以求将你忘却的模样

Revis ces jours,

回想那些日子

repense à ces instants.

那些瞬间

Les petits riens semblaient si doux.

那些未曾品尝过的甜蜜

Il ne sera pas un jour

我将没有一个夜晚

Sans que je pense à nous.

不再想念我们的美好时光

Fleurs et fruits

花与果

tout n'a qu'un temps ici

一岁一枯荣

Les grands élans ne durent pas.

逝者不舍昼夜

Mais veux-tu me le promettre

但你是否会向我宣誓

Pense aussi...À moi!

依旧…想念我!

在观众席中爆发出叫好声之前,青司几乎没意识到少女已经停止演唱。他连忙跟着其他人一起起立鼓掌,给台上微笑的少女她应得的赞美。

“太好了。至少没有一个人退票。”

和掌声一起出现的是方才去处理事务的征顺,他依旧一副体面的绅士模样,可脸上带着种大难不死的虚脱感。正如刚才那神秘的声音所说,首席女高音罢演,为了填补她的空缺剧团上下忙作一团,以至于他们不得不赌一把,让毛遂自荐的芭蕾女孩中的一个上台,也就是此时正在向观众致意的少女。

“那孩子已经这么会唱了,真让人惊讶。我也只是听她说了自己声乐老师的名字才决定让她试试,没想到……”

“她师从名家?”

“不,大概音乐家和观众们都没人听过那个名字吧,不过我们知道他是谁。”征顺板着脸,说出的话却荒唐得像个笑话,“是幽灵教她唱歌。“

幽灵?

青司想起了中场休息时出现在包厢里的神秘声音。他不相信幽灵,可是却无法否定他的存在。

“每个歌剧院里都有幽灵,许多人见过他。他们潜藏在为剧院内的所有事故和不幸负责,不过看心情似乎也会做些好事。比如今天。”

观众逐渐安静,演出继续。青司似乎听到有人跟着音乐哼唱。那声音就在耳边不远处,趁他不备悄悄淌进耳朵里。

“是幽灵救了我们。”征顺说。

我就是幽灵。那个声音说。


TBC


以及想来想去还是加个BGM。就是中间那段歌词的来源。不要在意翻译……视频里是英版翻译,因为法语版没有比较权威的所以我就对照着尬翻了一下。听歌就好。听歌。(躺

评论 ( 8 )
热度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