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文/归档用(同人

© 木杵
Powered by LOFTER

【暗黑馆】Masquerade 02(玄中

将将赶上!flag回收!

感谢eleison桑的封面!太太的图超好看,希望大家都能看到!

再啰嗦一遍,OOC,而且有人物关系魔改,不适的话请慎重。乱用标点符号注意。以及为什么lofter没有斜体字!!要闹了!!

附上BGM。上一章的BGM也已经在章末补上。


Act 02 暗门


——你干什么呢?抱着一大摞纸。

——你是哥哥,竟然浪费时间在……红次郎,不许学他,不许看那些纸片!

这声音……是妈妈?妈妈,你听我说……

——我不会的,因为我看不懂,妈妈。

你一直是乖巧的孩子啊,红次郎,但是你不理解。你,妈妈,爸爸,全都不理解,甚至没有做出尝试。

——不许回嘴!

……对不起,妈妈。

——理解?你说理解?把那种话挂在嘴边,你一生都……


青司睁开眼,脸上挂着几滴冷汗,对着陌生的天花板愣了几分钟才回过神来。

大概是因为旅途劳顿,昨夜演出后的细节他已经记不清了,只隐隐能想起是征顺带自己来到这栋房子,并给自己安排好了卧室。看来这里就是征顺的住所,也是青司暂时要借住的地方。他又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看来是太过疲倦,甚至没来及换衣服就倒在床上睡着了。

“真是狼狈……”

打开皮箱,青司正想挑两件衣服换上,就听房门外响起规矩的三下敲门声。

“青司先生,你醒了吗?”一个女孩子的声音问道。

难道是征顺提过的家人?青司赶紧合上翻乱的皮箱:“不好意思,马上开门!”门外的人催个不停,他只得先抻平衣服上的皱褶去开门。刚拉开一条缝,那人就从外面探头进来。

“早上好,青司先生!”少女开玩笑似的吐出一句法语。

毕竟是刚睡醒,青司花了一秒钟听懂少女的话,又花了十秒钟才想起少女的声音和面孔。那可爱中带有些娇媚的面容他昨夜才刚刚见过,就在舞台中央,还唱了首全场惊艳的咏叹调。

“你是……?”

“我是美鱼,美丽鱼儿的美鱼。您刚才看过昨天的演出了吧?我从第一幕开始就作为舞蹈演员登场了呢。”一边做着自我介绍,美鱼又悄悄退回门外,“真开心,青司先生还记得我呢!”

“舞蹈演员?可后半场……”

这么说来,好像征顺的确说过,替补上场的是个芭蕾舞女之类。不等青司说完,少女的声音再次响起。

“唱艾丽莎一角的是我呀!我是美鸟,美丽鸟儿的美鸟。”说着,少女又探出头来,她的长相于声音都和刚才自称“美鱼”的女孩别无二致,“突然要上台唱歌有些紧张,让你见笑了。”

“你……不是美鱼吗?”

“美鱼是我。让你吃惊了?”

大概是蓄意要吓青司一跳,房门被推开,两个长相完全相同的女孩从门后跳了出来。她们穿着一样的杏色洋装连衣裙,脚下是一样的黑色漆皮鞋,两人一起行了个礼,连黑发垂下的角度都一模一样。

这两人是双胞胎啊。青司后知后觉地点头回礼。两人注意到青司有些茫然的表情,立即气得鼓起脸颊。

“看来父亲没和你提起我们呢,真过分,晚些要跟他抱怨去。”

“真过分!你说是吧,青司先生?”

“父亲……?”

““那位能干的管理人征顺先生!””两人一起拉着长音,立体声似的大声说。

也是啊。不然也不会在征顺家里见到这姐妹两人了。不过换言之,就是说入赘贵族之家的征顺允许自家女儿们去跳芭蕾?青司不解地看向两人。或许对他而言这比双胞胎与征顺的亲子关系本身更令他惊讶。

“不过现在父亲在工作,不能打扰他。”美鱼继续解释道。

“虽然演出成功了,但茨洛卡夫人受伤造成了很多麻烦。”美鸟补充。

“所以父亲拜托我们替他带青司先生四处转转。”

“请做好出门准备,早饭已经摆在餐厅了。我们在那里等你。”

““打扰了””地,两人异口同声地留下这句话退出房间,还体贴地给青司带上了房门。看起来自己没有拒绝的余地。青司整了整睡乱的头发,想道。不知道这两位小导游靠不靠谱啊。


九月初的巴黎还有些热,但两个小姑娘却像是对此毫无感觉一般,哼着儿歌的调子,一人拉着青司的一只手走在街上。

“青司先生,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我们给你带路。”

“要去学校吗?听说你是来上学的,我们没去过学校,但很熟悉这座城市!”

“因为从小生长在这里呀。”

美鱼和美鸟一人一句地说个不停。与舞台上给人的感觉不同,卸了妆的两姐妹看上去就像任何十五六岁的小女孩一样,带着些混血味道的精致面容也和欧洲街道的景色极为相称。只是看着情绪高涨的两人,青司自己的脚步似乎也轻快起来。

“学校我可以自己去,不如带我去你们想去的地方吧。”

““真的?””

“嗯。”

美鱼和美鸟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要去孚日广场呢!一起喂鸽子!”“花市也要去!看了花儿们一整天都会精神满满!”“还是说去美术馆?青司先生喜欢油画吗?”“圣母院里面凉快又安静,彩绘玻璃也很好看啊。”之类,两人开始了激烈地讨论,听过没听过的地名一个一个冒出来,但说着说着,美鱼和美鸟的声音就小了下去。

“可我们只有半天时间,下午又要回去练芭蕾……”

“没办法带青司先生都看一遍呀。”

“那就去其中最喜欢的地方怎么样?剩下的下次再说。”青司提议。

“下次还会和我们一起出来玩吗?”

“不管去什么地方都可以吗?”

谁又能对这两个女孩的眼睛说不呢。青司点了点头。美鱼和美鸟这才振作起来,两人对视一眼,很快得出了某个结论,一起露出了恶作剧的笑容。

““那就带你去我们的秘密基地!””两人拉着青司的手,在石砖地上大步跑了起来。


“这不是……歌剧院吗?”

结果青司跟着美鱼和美鸟绕了一大圈,还是回到了歌剧院门前。不过这次他不是作为客人来观赏演出的,而是跟在两位舞者身后,在不知哪条走廊的分叉口钻进一条挤满了人的通道里。

在东京他也去剧场里看过几次表演,然而来到后台的经验这还是第一次。一路上几次有人向美鱼和美鸟搭话,其中不乏调侃姐妹俩带青司来后台的人,青司就假装听不懂,跟着两位小导游穿过人群,来到了走廊尽头的化妆间。

原本身为群演的两人只能和别的女演员一起挤在公用的大化妆间里,不过在首席的茨洛卡夫人还未伤愈的这段时间里,两人还要轮流代她出演,于是这间装饰有沙发、一架玩具钢琴和一人高的穿衣镜的房间便暂时归她们使用。

“这个房间里有秘密。”

“是老师告诉我们的,他允许了,说也可以告诉你。”

“一定要保密啊,青司先生!”

美鱼和美鸟一再神秘兮兮地警告他,被两人这么一说,本来只想着陪陪亲戚家小女孩的青司也不禁紧张起来。“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做?”他问。

“一般我们会把门锁好,然后等老师睡醒。”

“老师是个夜猫子呀。不过他睡醒之后,整个剧院里发生的事他都能知道。”

“知道我们在等他的话,老师一定会见我们的。”

因为我们是优秀的学生,对吧?两人小声笑了起来。

“不过今天有客人,就用点特殊手段吧。”

“青司先生,你稍等一下。”

她们拉着青司走到那面巨大的穿衣镜前。两人在镜子边缘摸索了一圈,青司站在原地,只听一声脆响,穿衣镜连带其后的墙壁化作向墙内开的大门。门后是一条石砖内壁的阴暗长廊。

美鸟熟练地点燃并提起挂在门口的马灯,美鱼则在青司进入密道后关好以镜子为掩护的暗门,怎么看都不是第一次进来的样子。说什么等老师睡醒啊,多半每次都是这两人擅自闯进来吧。想到这里,青司不禁同情起这位素未谋面的老师。

双胞胎两人一起提着马灯走在前面,青司就跟着那团光向前挪步。走廊两侧摆着些奇怪的饰品,有搞不清用途的彩绘面具,也有落满灰尘的铠甲。可能是托了这些装饰的福,虽然一路上有几个岔口,美鱼和美鸟都几乎没有犹豫就确定了路线。

“客人和参观者们最深只能走到演出大厅,但是歌剧院比大家想想象得要大得多。”

“地道,走廊,暗门,秘密房间,这里几乎是个大惊奇箱,连父亲都不能打开歌剧院里所有的锁。”

“所以这里最适合藏东西。”

“所以我们藏在这里。”

双胞胎低着头,青司看不见她们的表情,只能听到两人念叨的话在走廊内回响。

“青司先生一定很奇怪吧?对于我们在剧院内当演员这件事。”

“因为我们也得把自己藏起来才行啊,藏在角色里,藏在剧院里。”

把自己藏起来?

青司想起了昨夜梦到的母亲。和弟弟不同,自己只能从母亲那里得到冰冷而怜悯的视线。那一定也是没有把自己藏好的缘故吧。

——你一生都……

青司猛地摇了摇头,把不想听见的话甩在脑后。

“这里的每个人都是一样,大家都有要藏起来的东西,所以才聚集到一起。”

“老师也是。老师藏得比我们更加彻底,所以连家都安在这个剧院里。”

“至于我们不得不藏起来的理由嘛……偷偷告诉你——”

““我们是螃蟹喔。””

像是说了什么讨巧的话一样,两人各自捂着嘴偷笑起来,打在墙上的人影随着马灯里的火苗晃来晃去。

螃蟹?为什么是螃蟹?

不等青司问出口,两人就一齐停下了脚步。

““到了,青司先生。””


听美鱼和美鸟的描述,青司还以为所谓“老师”不过是居住在剧院的地下室里,而此时在他面前铺展开的景象,俨然是一片地下水域。可能是设计者在施工期间偶然发现了这个地下湖,就顺其自然将它也融入了自己的建筑里。走廊尽头的墙壁和这片天然洞窟融为一体,地面则向码头一样略微探出洞口,旁边甚至停着一支贡多拉小舟。站在这里,还能看到湖中央的小片陆地,以及陆地上星星点点蜡烛的火光。

“美鱼,美鸟,你们终于来了。”

还有这个被称为幽灵的声音。

青司确信自己听过这个声音。每一个转音的韵味都和昨夜听到的一模一样。和在五号包厢时一样,声音从小舟处传来,可那里却没有任何人。

“我的确提醒过你们把化妆间的备用钥匙还给征顺先生吧?现在那还不是完全属于你们的房间,频繁使用暗门有点铤而走险了。”

说话的人听上去似乎认真地在教训他的两位学生,这让他作为幽灵的神秘性下降了不少。而美鱼和美鸟甚至看上去完全不怕这位老师,对着空无一物的小船小声抱怨起来。

“这两天新剧上演,走廊里挤满了人,别的地方更加不方便!”

“而且我们还给您带来了客人呢!昨天您提过的吧?想见青司先生一面。”

“我们可是让出了宝贵的休息时间陪青司先生过来。”

“这种时候还不亲自出来就太失礼了唷,老师。”

那声音片刻没有回话,竟像是被两人说服了。

“的确,自我介绍还是当面做比较合乎礼数。”

这次,声音直接在青司的正后方响起,他甚至感觉到了身后某人的鼻息。本能地回头躲避,急转身,加上原本就站在码头前端,青司险些一脚踏进深不见底的湖里。好在身后的人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腕,青司才在转了小半圈后,在地面上站稳。

“刚才的动作,像是跳舞一样呢。”

这次没错了。说话的的确就是眼前这位男子。他披着一条长及小腿的黑色斗篷,里面穿的衬衣和长裤也是黑色的,皮肤却显现出一种缺乏血色的白。

青司的目光停滞在他的脸上。略长的黑发下,男子的脸上覆着一张半脸的白色假面,连鼻梁在内的上半张脸被整个隐藏在那块面无表情的白色之下,可是透过眼睛处的开口,青司可以看到他黑色的瞳孔深处的笑意。

那人略微俯身,捉起青司的手,在手背上落下一个点到为止的吻,白瓷的鼻尖在青司的手腕上蹭过,留下一点凉意。

“初次见面。”他轻声说。


TBC


那个……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姑且说一下,茨洛卡这个名字其实是捏他的鹤子……

果然有点奇怪吧……

评论 ( 11 )
热度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