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运中

© 木杵
Powered by LOFTER

【暗黑馆】东京夏夜和菓子祭(玄中

混更。

小甜饼外一则。迷之au,各种意义上的报社。没仔细查资料的爽文,全脑补混乱没有C注意。

借了烬灰君的梗,算是前段时间投喂的回礼?拖这么久很抱歉。难理解的话一定是我的锅……轻点打。

以上没关系的话——>


01 雪见大福

青司游走在一片点缀着星光的深蓝色中。

这并非他的爱好,仅仅是完成一只食梦貘的必行之事。在大家都睡着了之后,他悄悄潜入梦境的世界,人们的梦像是摆在餐桌上的食物等着他品尝。他每晚就选其中一两个美味的吃掉。梦的主人得到安稳的睡眠,而青司得到活下去的能量。

最近天气越发热了起来,青司开始倾向于选择一些清淡的食物。可越是这种时间,人们的梦就越发嘈杂难解。份量小点也没问题。他想要些平静或者愉快的梦,那种梦味道柔和一些。青司对比各家摆在餐桌上的食物,皱起了眉头。毕竟他可没胃口吃些辣咖喱和麻婆豆腐之类的东西啊。

突然,一处公寓里的食物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盘放在白瓷盘子里的球形点心。白色半透明的外皮,隐隐看得见颜色的内馅,表面还占了一层细粉。梦的主人甚至体贴地备了一份热茶。他在这间小屋门前停下了脚步。

青司拿起一块点心放进嘴里,冰凉的甜味在嘴里散开。同时,梦境里的画面也展现在他眼前。

梦中的主人公在医院醒来,消毒水的味道充斥整个病房。他一低头,地上铺满了各种风景素描。主人公不顾自己插着点滴的手,跳下病床开始捡拾那些画,只是他拾起一张就掉落一张,总是没法拾起所有画。即使如此,主人公也只是机械地重复相同的动作。

到此为止,画面消失。青司细细品了一下口中的味道。雪见大福,薄荷味,而且还是手制的。虽然四月吃这样的凉东西似乎有些早了,不过实在难得有这样高品质的梦,放着也太可惜。

他舔掉嘴唇上的白面,犹豫片刻,还是将手伸向了盘子里剩下的两个大福。奶油味和黑芝麻味的也很好吃啊。喝下热茶,在茶香氤氲的房间里再次浮现出梦的内容:一位陌生人登场,他微笑着递给主人公一支炭笔。主人公伸出手,正要接过那支笔,影像就和水气一起消散了。

青司放下杯子,心满意足地向熟睡的梦主人致谢。凉凉的甜味似乎还留在舌尖上。他想。夏天要到了啊。


02 小笹羊羹

自那一次之后,这个家就成了青司经常光顾的地方。偌大的房子里常住的只有两个人,但两人的梦都很美味。

是因为经历丰富,想象力丰富,还是梦主人本身过着十分幸福的生活呢?青司不了解其中的经纬,也没有那么大好奇心。他只是个路过的食客,饱腹就好,切忌追究太多。

今天的食物来自同一个人。青司被那盘点心吸引了视线。竟然是小笹的星空羊羹。

条状的羊羹被切成了两公分左右的厚片,从断面看,以一条对角线为界,半块是茶色的普通羊羹,另半块则是半透明的深蓝色,里面隐隐有白色的亮点,合在一起像是一幅山坡与星空的画面。

青司叉起一块,从两种颜色处各咬了一口。

不光是卖相,羊羹的味道也细腻而甜美。梦里的主人公带着与自己同住的友人在银河的星海中乘一艘小船,荡漾在身边的不是水波,而是无垠的天空。没有桨,没有人说话,两人各坐在船的一端,脚尖对着脚尖,好像世界上只剩下了两个人。

青司盯着船上的人看了半天。其中一人自然是做梦的少年本人,另一人似乎是房子里的另一位屋主。上次在梦里相见两人还互为陌生人,现在已经是在同一艘小船上的朋友了。青司笑了笑。真是不可思议。

渐渐,星空吞没了小船,被吸进了羊羹上凝固的蓝色内。羊羹的分量有点大,青司花了比平时更多的时间才吃完。放下叉子,他双手合十,“多谢款待”地向熟睡的少年致谢。


03 宇治金时

到了蝉鸣的时节,即使是在梦境的世界里青司也能感到东京不同寻常的热度。想吃点凉爽的呀。这么想着,他像是被指引一般回到了他最近经常去的公寓。

不知为何,自入夏以来,这里的食物就像是专门为他准备一般合他的胃口。

他进去一看,果然,一来就看见桌子上摆着一碗高高隆起的刨冰。绿色的抹茶味刨冰堆成一座小山,辅之以蜜红豆和白、绿二色圆子,旁边还加了个冰淇淋球,一起盛在玻璃制的小碗状容器内,可谓是夏天最顶级的享受了。

青司在矮桌旁坐下。他先一点点吃掉了冰淇淋球。香草的甜味和凉意几乎沁到心里去。屋檐处的风铃声,坐在廊下的两个背影。两人一人捧着一牙西瓜吃,西瓜子不小心落在庭院里,就飞快长出藤蔓来,织出一片荫凉。青司看着这样的场景,又看看被挖去冰淇淋球剩下的刨冰,“不够吃啊”地喃喃。

“但是抹茶蜜豆才是宇治金时的精髓。”

他安慰自己,将绿色的沙冰和着蜜豆一起吃下。碗里的冰已经开始融化了。淡淡的苦涩和蜜豆温和的甜达成了良好的平衡。他又试着吃了颗圆子,各种口味和口感在口腔内混合在一起,眼前的画面也变得杂乱起来。吃太多冰毕竟不好。青司觉得太阳穴有些发胀。

你在做什么梦?他看向房子深处卧室里熟睡的青年,无声地告诫他。不要想太多。白天想太多的话,连做梦都会变得奇怪不是吗?想要尽量留下美好的记忆,就不要去想可能发生的事,只想着愉快的现在吧。那样梦境一定会变美味的。

不过,虽然主要味觉是苦的,今天的梦依旧很好吃啊。

青司想着,正准备继续吃完,才发现刨冰的部分已经化了不少,绿色的汁水顺着容器边缘流下,在桌子上留下了一片小小的污迹。


04 三色团子

这一天公寓内似乎和之前不太一样。是因为不远处神社办的夏日祭吗?青司偏过头,正和挂在玄关的狐狸面具目光相接,他冷不丁被吓了一跳,又立刻将视线移开来。

“哦,今天的梦好像很顶饱啊。”

今天招待他的似乎还是年龄小些的那个人。桌上的三色团子足足有六串,在叶片形状的塑料盘子上摞出了一个漂亮的三棱柱,像是街边小吃店里卖的东西。

青司拿起顶上一串。团子口感糯得恰到好处,中间还有粗红豆沙的馅。他按着从上到下、红白绿的顺序一次将团子吃掉,眼前便一次绽出红白绿色的光芒。青司抬起头来,头顶闪烁的光带印进他的眼睛里。
是烟花。他自言自语道。

青司伸手去拿第二串团子,同时,两边的景色渐渐变成了夏日祭的会场。可街灯、店铺以及路过的行人全都像黑白照片一样弄丢了颜色,被古怪地定格在原地。主人公站在小路中央,脸上戴着狐狸面具,通过两个孔看到的世界里只有三处亮色:天空中静止的烟花,他自己手中拿着苹果糖,还有隔着人群与自己对视的,黑色的背影。

那人穿了一身纯黑色的浴衣,皮肤很白,明明乍一看不带任何色调,但他走过的地方就有色彩晕开,他触碰过的东西就会动起来。于是他像是带着涟漪向梦主人游来的鱼,他的手掀开了主人公脸上的面具,于是主人公自己也染上了颜色,动了起来。

“你找回自己丢失的东西了吗?”

青司看着似乎一瞬间得到了一切,却又怅然若失的梦主人,默默低下了头。除了食梦貘和做梦者、食客和施主的关系之外,青司亦对少年的心情感同身受。

他的觅食也是一样。被空腹感控制的感觉不是很好受,不过也正是在饥饿的衬托下,偶遇的梦境才会如此美丽和美味。我懂的啊。青司想。

可是点心是很快就会吃完的。而一旦动起来的东西,世界也好,烟花也好,人也好,到死之前也都不会停下来了。

烟花炸开了,绚丽的光点散开,然后坠落。主人公伸出手去抓那烟花,自然是抓不到的。

一双体温偏低的手握住了他的手。

那又怎么样呢?那个黑衣的人似乎在这么说。

就让烟花凋落吧,让人们相遇然后分离,让世界绕着固定的轴自己转去吧。问题在于,在这个充满色彩的世界里,你还看得见黑白的我吗?

梦里的主人公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那个人笑了。终于他也染上了颜色,双颊红得像主人公手里的苹果糖。

看上去颇具分量的团子竟然很快就见底了。青司拿起最后一串团子,想了想,又放了回去。

虽然还没吃饱,只有今天,就把梦留给主人自己吧。他想。愿美梦陪你到天明。

05 水信玄饼

终于,梦境的世界里淅淅沥沥下起雨来,天上与地下的蓝色染成一片。青司看着脚下被波纹晕开的星光,突然明白过来,是时候离开这里了。

而最后一餐,像是照顾这样的天气一般,是一块晶莹剔透的水信玄饼,辅以一小盘豆粉。

他用指尖碰了碰那水珠一样的点心。晃动的透明固体中央有一片红色的花瓣。是什么花?不会有毒吧?青司有些担心,但想了想往日在这里获得的食物,还是勉强将疑虑抛到脑后,用木勺舀起一勺,送进嘴里。

不知是不是口腔里温度太高,这果冻似的小东西很快就化了个干净,味道寡淡,像是什么都没尝到一样。
屋子外面雨声更大了。深蓝色的雨从窗外渗进来,与食物不同,那雨水的颜色昏暗而深沉,却也一样美丽。青司不知道这是梦的一部分,或者是某种试图渗透进他身体里的东西。

他在这栋公寓里呆了太久了。他记得有人和他说过。食梦貘不能变成梦的一部分,可以食用梦境,但是不能沉醉其中。他端起盘子,作势想逃。可是他又能逃到哪里去?

“也许,逃到这个梦里?”

总比被梦境的世界吞噬强!这么想着,他连着凝固其中的花瓣一口将点心吞下,然后紧紧闭上了眼睛。

黑暗中,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听见身旁想个不停的水声,以及有人说话的声音。他不敢睁眼,于是就只是听着。

那人似乎在忙活着什么,还时不时会叫青司帮忙。青司还是紧闭着眼,但他说什么,青司就做什么。他能感觉到阳光晒在身上的温度。这是活在梦里的他很少体验的东西。

“做好了!很成功呢!”

那人很开心地说。被那声音诱惑着,青司睁开眼,在厨房的台子上,摆着的正是刚才他吃下去的点心。

“作为饯别礼,给。”

说着,那人将盘子推给青司。水珠一样的点心突然化成一滩清水,只留下盘子中央一片鲜红的花瓣。青司不经意地看见身旁的人身后的花瓶。原来是鸢尾花吗?花语的确是……

他用勺子挑起那片花瓣吃了下去。和点心本身一样没有任何味道。咽下花瓣后,他赶紧捂住嘴,害怕那朵花会从嘴里开出来,那时候全世界的人就都知道他藏在心里的话是什么了。

“不要怕,没有毒的。一定要说的话鸢尾反而可以入药呢。”那人安慰他说,“很可惜我只能做这点东西给你送行。以后来玩的时候再一起吃点别的吧。到时我来给你做。”

青司有些混乱了。他是在对自己说话呢,还是对梦原本的主人?不过不管怎样答案都是肯定的。青司点点头,应了下来。

“太好了。答应的事情和吃下去的东西,中也君,可都不能反悔哦。”

随着眼前人这一句话,眼前的画面也像水一样融化,泼下,以青司为中心向四周流去,一口气将逐渐逼近他的深蓝色冲走。没有五秒钟后,水潮退去,梦境世界又恢复了平静。青司站在空无一物的地方一动不动,就只是站在那里。


06 荻饼

之后的日子里青司依旧偶尔抽空拜访这间公寓,却不再吃里面人的梦了。不是他不想,不管是谁看到桌上那深红色的西餐浓汤和一旁干瘪的面包都不会有胃口的。

他开始四处寻找其他的食物。平心而论,每晚都有无数的人在做梦,他可选的食物很多,实在没必要死守眼前这个小屋,可他还是频频拜访,一方面想碰碰运气,是否还能遇到初夏时那般上品的梦,另一方面总还有个好奇许久的问题吊着他的好奇心,解决之前实在不好离开。

“好在蹲点也是会有成果的。”

青司惊喜地发现房间里摆着两块荻饼。此时公寓里只有一人住,那自然就是他的梦了。青司经常吃另一人的梦,那人梦中的同居者总是一身黑衣,温和而高深莫测地笑着,没想到他的梦也是黑色的啊!他有点哭笑不得。

黑米和糯米制成的小点心不如以往的食物那么精致,甚至有些变形,似乎也加了相当份量的砂糖,不过总的而言口味还算不错。外行人的手作品也不是一无是处嘛。青司有点挑剔地评价。

他想起来青年梦中的友人,而那竟然和青司第一次在这间公寓中品尝的梦境味道极为相似。

少年模样的人抱着一摞画纸。上面不再是精细的景物素描,而是画着些随处可见的小玩意:廊檐的风铃、红酒的瓶塞、排列整齐的书脊、还有随手丢在沙发上的帽子……抱着画的人讲那些纸片一律丢进小铁盆里,又加了些五颜六色的佐料揉在一起,加工成小团,放进模型里加热。

应该再早五分钟出锅才好!青司想提醒少年,而少年本人似乎也认识到了成品为什么有点黏糊过度,可惜已经没有剩余的原料了。他只好挑几个还算好看的用纸盒包装好,又拿过一张写有“中元节快乐”的纸卡粘在上面。

少年端起纸盒看了看,似乎不太满意。于是又不知从哪里找来一只炭笔,在卡片末尾加了一句话。

“这个夏天各种方面受你照顾了,以后也请多多关照”
以后……吗。真是个意味深长的词。

夜色渐渐被朝阳吞噬。青司看着升起来的太阳悠闲地想。他好像终于明白了这里梦境美味清凉的原因。只可惜夏天就要过去了,不妨下个难熬的酷暑再来造访吧。


00 外一则·翻糖纸杯蛋糕

青司睁开眼,空气里满是烘焙品略带发酵的甜味。想必是和枝又发挥她主妇的天分,在研究些什么新作品了。要知道,这位夫人对料理的热情不下于青司在设计时投注的心力。换好衣服,他想。去看看吧。

顺着香味来到厨房,他将门推开一条缝。门内,和枝戴着厨房手套,正在取出刚烤好的小蛋糕坯,另一边,刚上小学不久的千织似乎正玩着什么彩泥一样的东西。

“千织!不要捏糖皮玩,也不要偷吃!翻糖要扣在蛋糕上面的,等妈妈做好再给你吃。”

小女孩一被数落就讪讪放下了手。和枝终于还是看不过去,递给女儿一个圆形模具。她指了指铺成一个薄片的翻糖对女儿说:“千织能帮妈妈取几块糖皮吗?蛋糕要大家一起做才好吃。”

千织一听,立刻点头应下,拿着模具折腾起来。母女两人在厨房里没忙活多久,就做出了一小批成品蛋糕。圆形的翻糖片逐一粘在蛋糕上,将其装饰成了玫瑰花的形状,颜色有蓝、橙、黄和红四种,每种三个。再加上花瓣边缘对应的各色糖粉,看上去着实别致。

千织看着成品的蛋糕高兴起来,手上还满是糖粉,伸手要拿属于她的橙色蛋糕,却被和枝拉开去洗手。和枝的大手揉搓着她的小手,似乎在念叨什么,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青司轻轻关上门,无声地离开了厨房,那里不是他的世界。

看上去很好吃没错,可他觉得自己多半吃不下那些蛋糕,因为能填满他心中空洞的食物,只存在于梦里。


END


也许是画蛇添足的解释:就是一个沉迷过去幻想又对这样的自己有点抗拒的青司啦,加上最后一则的话其实是原著向?(躺

我怎么可能写得出来纯糖文呢:)

评论 ( 4 )
热度 ( 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