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馆】夏天、风扇、我的尸体(玄中

一个沙雕小段子。来源可能是店长的点文。(看看睡前能不能再憋出个突发(失败的话这就当是应付事的生贺(划掉
还在闭关期,不过大日子破个戒就不要在意细节了x
以下正文——>


我静静地躺在沙发上,等待着被某个人发现。
直到不久前为止,我都应该在和新结交的友人聊天才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本应正在谈一些意味深长又没什么实际用处的神话传说,而中也君——我的友人,一位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却仍旧熟谙近代诗人们的名字并视之为常识的少年,这一点实在是很可爱——皱着眉头试图反驳我对于阿里阿德涅的刻意曲解。
我的记忆到此为止。
发生了什么?对不起,即使你这么问了,我也什么都不知道。说不定我是死了吧。我怅然想道。还没有听完中也君的论述就死掉实在是太可惜了。
可能是因为闭眼前最后的景象还印在视网膜上,虽然还有太多需要我觉得遗憾的事情,不过此时,闭着眼睛的我只能想起中也君的脸。最后看到的他似乎有些发汗,多半是因为风扇停止运作导致的室温急剧上升。听说小孩子的体温比成人更高一些,这可真叫人担心。
不过不管怎样,现在的我都无能为力了。
窗框处的风铃一阵轻响,打破了房间里死气沉沉的寂静。夏天的太阳于我有些太毒了,可关窗拉帘的话又有些太热。好在客厅周围四处无人,两面通风,位置又恰好背阴。地方选得不错。
如果最后看到的人是中也君的话,那把我搬到这个沙发上的人应该也是他才对。他是个好孩子,如果有人在他面前死掉,他可不会放着不管。
说不定我根本就是被他杀死的呢。
如果中也君想要杀死我的话几乎不用耍任何手段,毕竟我对他几乎毫无防备。他倒上的酒,我一向是接过就直接抿上一口。喜欢推理小说的中也君认真起来说不定真的可以达成某种完美犯罪。
那么中也君本人现在在哪里呢?
可能他在忙些别的事情吧。我想。等他忙完了,就会跑回自己放尸体的地方来,找到我。
卷着热气的夏风中,我能感觉到身体在渐渐变凉,手脚、身体、甚至头部,全身的体温都在逐渐降低。这是必经的过程。对此我了解到令人厌烦的程度。也许再过些时候,我的体温就会变得和室温一样了。这样一来我就可以抱着中也君帮他祛暑。虽然这场景可能有点好笑。
窗外的蝉叫个不停。作为不能制冷的动物,你们实在太吵啦。我自暴自弃地默念。
有时,比如现在,我觉得自己也像极了蝉,在不见阳光的地底躲了半生,然而一正式登场,还什么都没做,生命便走到了尽头。要说的话,就像是捉迷藏里不擅长隐藏却负责躲避的小孩一样。
仔细想来,我小时似乎也一度十分中意类似的游戏,并非是捉迷藏,而是单纯自己找个地方藏起来。十几岁的我已经没了和同辈小孩们一起玩闹的兴趣,却又依旧保留着些许童真,于是当时住的大宅子就成了我最喜欢的玩具。
我穿着黑色的立领校服,在全黑色的宅子里像是躲在秋日树枝间的枯叶蝶。当时年纪尚小的我处心积虑地想让冷着一张脸的父亲着急一把,就像任何一个叛逆期小鬼会考虑的一样。
首先我试着藏在自己房间的衣柜内。我抱膝缩成一团,隔着钥匙孔窥探外面,却久久没有动静。我想可能是自己藏得太好,以至于家里的大人们都没有考虑过来我自己的屋子里找人。于是我转移阵地,跑到与天花板相连的阶梯上,端正地坐在上面,然而依旧没有人找过来。
是哪里出了问题?
我疑惑不已。此时距我一开始藏起来已经过了整整半天,难道我家房子真的那么大,以至于他们半天都找不到一个小孩?干脆,我想,就自己跑出来吧,然后要好好向大人们问清楚。
我花了些时间才找到父亲。他正在和野口医生谈些什么,听到我的声音才转过头来,淡淡地问我有什么事。
我一时语塞。要说的话自然是没什么事,对他来说也是,对我来说也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那时我第一次意识到,大家好像都有事情要忙,这个家也好,这个世界也好,少了我一个人并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也许是幼时的我有些矫情了。不过捉迷藏不就是这样的游戏吗?说到底这游戏的宗旨并不是要彻底地藏起来,或许等待自己被找到的瞬间才是其意义所在。
躺在这里的时间太久,我开始觉得有些无聊了。不过有等待才有被发现的喜悦。我想。期待被鬼发现的时刻吧。就像捉迷藏一样。
你一定会找到我的,对吧?
走廊上传来一阵逐渐靠近的脚步声,多半是中也君来了。他逐步靠近我所在的沙发,靠近我的所在地。现在他站在我身旁了。
藏好了吗?鬼问道。
“藏好咯。”我简短地回答。
中也君盯着我看了片刻,像是准备作出某种诊断的医生——

“那是什么意思?”他问。
“没什么,一次小小的濒死体验。”
这可是实话。既然被鬼捉到了,那么游戏结束。
是你赢了。
我笑了笑,用双手支撑着身体坐起来。
中也君很无奈似的长出一口气。“所以我就说,你应该少穿点衣服的。在夏天穿毛衣套衬衫还是太超过了。”
“我会注意的。”
不过,实际上当然是虚心接受,死不悔改。
“还有,中也君。”
“?”
我拍了拍沙发上身侧的座位,示意他坐过来。“我体温偏低,可以给你降降温。”
“……在刚中过署之后?还是免了,谢谢。”
虽然这么说着,他还是坐在了我旁边稍远些的位置上。在我不巧还活着的某个夏天的下午,我们不知为了什么原因,小声笑了起来。

END

玄儿生快!(撒花

评论
热度 ( 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