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运中

© 木杵
Powered by LOFTER

【刀剑】不知味 (莺丸中心

被鹤丸入了刀坑,没想到最后莺丸成了大本命…昨天被大包平明年实装的消息重伤,心疼死莺丸了,于是有感而发。
并没打算写cp,不过当成莺丸x大包平也可以。
文笔差见谅。
以上没关系的话——>


莺丸不会醉酒。并非不喝,只是不会醉。
为了庆祝厚槛山突破,审神者曾经在本丸大肆举办庆功会。而在酒过三巡,本丸里多数人都东倒西歪,甚至连酒量一等一的次郎都抱着酒罐脸色通红的时候,莺丸依旧只是端着上了漆的小酒盏,一口一口地啜着。
“莺丸殿不管喝多少都不会醉,是有什么原因吗?”
为了照顾弟弟滴酒未沾的一期一振坐在莺丸旁边,象征性地用盛着清水的酒盏和莺丸碰杯。
“酒是不会醉人的,只是想醉的人擅自醉了而已。”莺丸满不在乎地微笑着说,“真的想醉的话,喝茶也可以醉呢。”
“真的很喜欢茶呢。”
“是呢,不过是为了什么,已经不记得了。”
莺丸抿一口酒,走廊外樱花在夜色中飘落,沾不到酒会上的一点喧闹,只是安静地在水面上浮沉。

莺丸不喜欢战斗,并非不擅长,只是不喜欢。
然而莺丸却总是着一身利落的西式装束,莺色的修长身型在战场上鲜明地昭示着自己的存在,凌厉的目光如佩刀的刀锋一般,在吐出略带怜悯的悼词之时,已然直击敌人要害。
“呐呐,莺丸为什么要上战场呢?明明不喜欢战斗的说。”
行军休息时,同队的今剑嘟着嘴说。与其说是提问,倒不如说是抱怨。莺丸好笑地收起了刚刚拿下的誉字牌,揉了揉今剑小小的头。
“那今剑为什么要上战场?短刀在战场上战斗,很辛苦吧?”
“不会呀,我可是源易经的守护刀呢!”今剑拍着小小的胸脯,脚环碰撞发出细碎的响声,“为了守护,为了不伤害主人,不就必须得战斗了吗?”
“原来如此,喜欢战斗的人会这么想呢。”
“那莺丸呢?你还没回答我呐!狡猾!”
“我?”他眨了眨眼,说,“我正是因为不知道,才想去搞清楚啊。”

莺丸有时也会有点脱线,并非冒失,只是脱线。
“…吐出来了,原来马是不吃饭团的吗?”
莺丸困扰地看着地上被糟蹋的饭团,竟难得有些不知所措。一旁的三日月宗近悠闲地刷着马背,带着愉快的尾音慢悠悠地搭腔。
“哈哈哈,原来莺也有不擅长的事情啊?”
“毕竟是御物的刀,连战斗都多少有些力不从心,照顾马什么的就更…”
“不对吧。”
三日月依旧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脸,被打断的莺丸则是愣了一瞬。
“表情,很可怕呢。发生什么了吗?”

像是被猝不及防大了一闷棍,莺丸嘴巴张开,又合上,最后抿出一个无奈的笑容。
“果然瞒不过你呢。”

“大包平,不会来了吗?”
审神者低着头不敢看莺丸的表情,只好盯着他手中深色的茶杯。
“不是不会来了…毕竟审神者能力有限,政府文书上将大包平他们这些强大的刀剑的使用许可…安排在明年开春之后……”
莺丸的手指蹭着茶杯的侧面。审神者不安地揣测着,他是在生气?还是伤心了呢?每天都能盼着见到心心念念的弟弟却次次落空,和被告知了某个有些遥不可及的相会日期,究竟哪个更为残忍呢?
“您喜欢喝茶吗?”
“诶?”
毫无预兆地,莺丸问道。被吓了一跳的审神者下意识抬起头来,目光对上了莺丸与平日无异的微笑。
“不、不太…不过奶茶的话,偶尔会喝。”
“是吗。”莺丸点点头,说,“茶呢,虽然大家都说茶有茶香,但实际上只是用叶子泡出来的,苦涩的水而已,所以您这样的年轻人应该不会喜欢吧。”
“可是莺丸,每天都在喝茶——”
“我呢,一开始品不出茶的味道。”
莺丸打断审神者。
他放下手中的茶杯,杯里不断冒出带着特殊香味的蒸汽。不是茶香的话,这又是什么呢?
没有顾忌审神者的想法,莺丸继续说:“正是因为品不出来,所以才一再去尝试,不断诘问,‘这样的东西到底好喝在哪呢?’‘先代主人也好,打造我的人也好,从这种发涩的液体里尝到了什么滋味呢?’这样,直到某一天,茶杯里,没有任何预兆,出现了一丝甜味——
“那个时候,我在想大包平。”

那之后,在没有人打扰的房间里,莺丸喝了一整晚的煎茶,接着昏天黑地地睡了一整天。
重要的不是喝下去了什么,而是那一刻,浸泡在杯里的,是什么样的心情。
等待,到底是什么味道的呢?
就这样被不知名的味道束缚着,享受着,把苦味默默地吞咽下去,这样,也算是一种幸福吗?
莺丸没有想太深。别在意别人的评价,只要想着某个今天八成也在做蠢事的弟弟就好了。
不然,茶的香气会消失的。

“哈哈哈,所以,莺,你是宿醉了吗?”
三日月像是真被逗乐了。看着吃吃笑着的茶友,莺丸苦笑:“喝茶哪会喝醉啊。”
“不过,太好了呢,明年就能见面了。”
“…嗯。”
莺丸看看马棚外。外面不知何时已经到了初夏,阳光明媚得刺眼。
“想早点看到樱花啊。”他喃喃道。




END

评论 ( 4 )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