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运中

© 木杵
Powered by LOFTER

【刀剑】勾画描摹(大包平中心

虽然是大包平中心,但我只是一如既往在苏莺丸(。
大家都虐太爷爷,不开心,我要虐大包平报复一下!(。
我流大包平,和莺丸的亲情向,无CP,偏日常
依旧文笔不好,见谅
以上没关系的话——>


与童子切并称东西横纲,成色媲美天下五剑,几乎可以说是象征日本最高杰作的太刀大包平,此时正坐在某个本丸的走廊处偷懒。
院子里,栗口田派的短刀聚在一起,玩着不知是捉迷藏还是老鹰捉小鸡的游戏。小孩子们嬉笑打闹着,蝉鸣聒噪,和过分炽热的阳光一起,搞得大包平心烦意乱。
有兄弟真好啊。
他闭上眼睛,悄悄地想。在他模糊的印象中,自己似乎也有个兄弟。但多年未见,加上他并不优秀的记忆力,即使努力回想,也连名字都想不起来。只有自己出生的地方,常年不开花的枯树下的一片莺色,还能鲜明地出现在脑海里浮现在眼前。
如果是个懂事又可爱的弟弟就好了。大包平用想象勾画起那片莺色的轮廓。像栗口田家的小家伙们就不错…不过抱着虎崽的那孩子太柔弱了,那种不太好。毕竟征战沙场多年,直来直去的他可没什么性子照顾这样的弟弟。
枯树下的人形渐渐清晰起来,就像他所希望的那样。但他又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太对。正是搞不明白的时候,一个偏细的男声响起。
「你就是太急躁,也太在意虚名了。下次败给童子切自己去手入。」
大包平愣了愣,才反应过来是自己的这位兄弟在说话。竟然出乎意料是个不那么可爱的弟弟。不过声音倒是和想象中差不多。
「我也不想,锻造室锁着呢,不能让老爹知道啊。」不知为什么,他听到自己的声音这么说,「仓库又被你占着。」
咦,仓库?
他再次看向那片莺色。虽然连对方的面容都辨识不出,但大包平注意到,那个人似乎是在笑,笑得有些寂寞。

“嘿!醒醒!出阵啦!”
一阵天旋地转后,大包平睁开眼,正对上和泉守兼定称不上和善的目光。后者见大包平醒了,便喋喋不休地抱怨起来:“哪里都找不到人,审神者正着急呢,结果你在这里睡大觉啊!”
“是是,出阵就好了吧。”他整了整睡乱的头发,抄起身侧黑鞘的太刀,“这次要找什么刀?”
说来奇怪。在这个审神者的手下,刀剑们剿灭溯行者的本职工作,反倒不如收集刀账上的名字来得重要。而奈何运气又着实不好,本丸里还是只有寥寥几把刀剑。
“还是那个三日月宗进咯。”和泉守捻着自己的发梢,完全没打算掩饰不满,“我不擅长找人啊。要是国广在的话,管他三日月五日月,想找几个找几个!”
国广…啊。
大包平听着,握紧了刀鞘。不,不,他没有必要羡慕别人的归所,一定要说的话,也许被认可,被赞美,被敬仰的那个时刻,才是他可以停留的地方。

「他人的评价怎样都无关紧要。」

战场上,大包平似乎又听到了那个声音。他仿佛起舞一般穿梭于战场,笼手上飞扬的流苏和飞溅的鲜血划出相反的轨迹。
其实,不管本人是否愿意承认,他都有点想念那位久未谋面的弟弟。

「这不是又受伤了吗。」
「真啰嗦啊。倒是**不是要被献给天皇了吗?为什么还在仓库?」
听着自己的声音,大包平恍然,又是那个梦。
不过这次,他兄弟的身形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清晰。那人和自己差不多的身高,一身松松垮垮的深色和服,看似柔软的浅色短发恰到好处地遮住了右侧的半张脸,却遮不住那些斑驳而骇人的红痕。
像是注意到了大包平的视线,那人无意识地一缩肩膀,又后知后觉地迅速恢复常态,挂起了淡然的微笑。
「不要在意琐碎小事。」
「明明自己也很在意吧。」
「不…对我来说,刀身起泡这种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偶尔想这样悠闲一点也不错呢。」
骗人。大包平盯着他的黑眼圈。绝对不只是一夜没睡了吧。皮肉之间被空气分割开来的感觉,不用去体会,大包平也能想象。又何必作出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呢。
那人用深邃的目光打量着大包平,随即眯起眼睛笑了。一瞬间,大包平甚至以为枯树都有些染上了莺色。
初春的莺色。
那人说:「而且在这里还能和大包平这样优秀的弟弟聊天,很有趣呢。」

“原来我这边才是弟弟吗!”
大包平猛地坐起,随即被腹部的痛感击中缩成一团。一边拿着手入棒的鲶尾不知所谓地回应:“对我来说你可是老爷爷喔?”
“…不,别在意。”
不知是终于从梦里回过神来,还是又想起了在战场上受了中伤的尴尬,大包平一手遮了眼睛,掩耳盗铃地避开了鲶尾探究的视线。
“手入途中睡着了呢。是做了什么好梦吗?”
“不,就是稍微想起了某个兄弟的事情。”
“嘿!大包平的兄弟吗?”
看来鲶尾完全燃起了兴致,连手入棒都放下了。倒是继续啊。大包平默默抱怨。
“来说说嘛!是怎样的刀?叫什么名字?”
“名字…不记得了。”
“欸——”
“不过。”大包平努力回忆方才梦中的身影,“应该是把漂亮的太刀吧。”

今天,大包平也躺在本丸的走廊上偷懒,什么也不做,就只是看着本丸屋檐漏下的阳光发呆,直到和泉守不得不再来催他出阵。
“每次都在一个地方,你也真是好懂啊。”
“是是,所以这次是去找谁?”
“这次是叫莺丸的…话说真的有这把刀吗?完全没有线索啊!是吧国广?”
和泉守回头,向身后少年体格的肋差征求意见。后者温和地笑着回答:“总有办法的。兼桑像以往一样大展身手就可以,找人之类的辅助工作就交给我吧!”
“真是可靠呢。”大包平也在一边搭腔。也许是本丸的春天有些温暖过头了,他拿起黑鞘的太刀,嘴角上扬,莫名有些激动。
“那,速速出发吧。”



END

评论 ( 4 )
热度 ( 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