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文/归档用(同人

© 木杵
Powered by LOFTER

【馆系列】梅菲斯特的救赎 01(玄中

备注同前篇,之后不再赘述


01 迷宫馆


“视点”离开青馆,穿过那蓝色的屋顶,不断上升,连角岛都渐渐淡出了“视点”可以看见的范围。脱离了空间和时间的限制,“视点”在混沌中波动着,穿过光影的隧道,来到一堆岩石似的房屋前。

“视点”穿过大门来到地下,停在阿里多亚奈的雕像前。房间深处传来悉悉索索的人声,但“视点”不受他人影响,只是静静地藏在时空屏障的另一侧观察着这座半地下结构的洋馆。悄无声息地,“视点”分裂成了两个,化作青司和恶魔的身形。

“第一站是这里吗?”

作为建筑家,青司的一生大部分都被一砖一瓦地写在了他的作品里。说是回忆人生也好,走马灯也好,与其絮絮叨叨地讲述过去,不如直接去他建的洋馆里走一遭。带着这样的想法,两人先来到了这座名为迷宫馆的建筑。

恶魔好奇地四处张望。或许对他来说眼前的景象很新奇吧。没有自夸的意思,但青司相信除了自己之外世界上恐怕很少有人会刻意建造这么奇怪的建筑了,所以恶魔的反应也无可厚非。不知为什么,一种近似自满的心情涌上心头。

且不管那些没来由的想法,作为设计者,青司简单地向恶魔介绍:“这里是我为推理作家宫垣叶太郎设计的迷宫馆。”

“推理作家的住所是藏在地下的迷宫吗……真是恶趣味的讽刺呐,中也君。你不是很喜欢推理小说吗?”

说来青司的确曾嗜读推理小说,但远在受宫垣委托之前就退烧了,之后也不过是出于礼貌,在登门拜访之前重读了两三本宫垣的作品,那莫名的熟悉和怅然若失的感觉青司现在也能清晰地回忆起来。可眼前的恶魔又怎么会知道这件事呢?

“不好小看我的。”像是猜到了青司在想什么,恶魔不怀好意地笑了,“不进去吗?千里迢迢地过来至少要把迷宫的部分逛一逛呀。”

“这可是我参与建造的房子哦?就算不逛也知道所谓的迷宫...走廊里是什么模样。”

“也是。”

恶魔顿了顿,终于还是忍不住说,“可我很好奇呀。中也君建的房子究竟是什么模样,就带我参观一下?”

……有些地方还是挺可爱的。青司不动声色地想道。他躬身做了个“请”的动作,不偏不倚正和一旁的女性铜像右手所指的方向一致。虽然身处藏着怪兽,但这么简单的迷宫并不需要线轴来引路,有这个看上去年纪尚青的设计者指路就够了。


迷宫的部分占据了中央地带的大部分空间,明明每面墙都或平行或垂直于迷宫外沿的四堵墙壁,走在其中却给人一种在绕圈的混乱感。青司按顺时针从大厅开始依次给恶魔介绍走廊通向的房间,恶魔也听得饶有兴致。途中偶有几个年轻人神色惊惶地从走廊里跑过去,但却仿佛看不见两人,甚至直接从挡住道路的两人身体中穿了过去。青司也对跑过去的人毫无兴趣,看都不看一眼,刚刚杀害了佣人和妻子的他又有什么资格对别人的私事指手画脚呢?

人太过容易被过路魔影响,而封闭的洋馆,异样的空间也自然会成为这种粘稠情感的增幅剂。如果说青司在设计洋馆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那一定是骗人的。更何况他很清楚,除却小孩子一样的玩心,自己的确是为了某种目的才筛选工作,专门制造这些不普通的洋馆。

比起这些,让青司意外的是,恶魔比他想象中更了解建筑和文学,这让两人的聊天顺畅而愉快,仿佛志同道合的好友一般。在米诺斯的房间前,“门牌的拼写是不是多了个‘S’?”地,在青司提示之前恶魔就先提出了这个问题。设计谜题的人乐于难倒别人,但谜题被解开却更令人开心。看着恶魔黑色的身影,青司压低帽檐遮住了有笑意溢出的眼角。


在有人带路的条件下,转完整个迷宫并没花太长时间。回到铜像前,恶魔望着铜像意犹未尽地说:“迷宫的部分的确很精彩,用面具来指引道路也是锦上添花,这全是中也君的主意吗?”

“说要建成迷宫样式的是宫垣先生。”青司答。

——我有个强烈的愿望,就是想要亲手杀人。

宫垣曾对他说过,而这种怪物一般的想法一直被他关在脑海的深处。宫桓用推理小说搭建了一个迷宫,用思考诡计来迷惑迷宫深处的怪物。所以青司如他所愿,将国王和怪物都困在了迷宫馆的最深处。

如果说迷宫馆有何意义的话,那便是宫桓自身的牢笼。

“的确,米诺陶洛斯的房间在迷宫的最深处啊。”恶魔由衷地赞叹道,随即话锋一转,他像是有些不满地说,“不过我还以为中也君的馆一定会有些机关暗门呢。”

“为什么这么说?”

“中也君参与工事的馆不都有一两个机关?虽然刻意留心了,可还是没找到。”

“要公布答案吗?”

“务必。”

“是镜子。”虽然没有炫耀的打算,但青司注意到了自己语调的上扬,“用力推镜子的话力度一够暗门就会打开。”

“……镜子的话就没办法了。”

听到答案的人立刻爽快地认输,这让青司有种意外的挫败感。他有些赌气地说:“还有一个机关你绝对没有发现,梅菲斯特先生。”


阿利亚多奈手中缺少玉坠。恶魔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可能是考虑到青铜像主题仅仅是人物的可能性才没有开口吧。所以听罢青司的解释,他还是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一个简单的小机关。”

青司带着恶魔穿过墙壁——如果可以穿过活人,那穿过墙壁也没什么奇怪的——顺着梯子下到地底,黑色的天然洞穴如魔法隧道般在两人面前展开。

经过简单修整的天然洞穴中只有一行昏暗的灯光,黑色的墙壁散发着地底特有的冰冷气息。青司很熟悉这种气息。自己方才身处的青馆也有和这里相似的味道,而这绝不是什么吉兆。他想起了刚才在走廊里遇到的几人。在不知何时的这迷宫馆里发生了什么,而此时此刻身处馆中的人又何时才能找到密道,抵达青司准备好的谜底呢?

也许同样是感到了气氛的异样,恶魔仿佛整个人消融在黑暗里一样一言不发地跟在青司身后。一路上洞穴几度出现岔道,但多半不是是通往馆外就是没有出口的死路。顺着灯光一路前行,洞穴的尽头,迷宫的尽头,是真正名为MINOS的房间。

“要进去看看吗?”

“再等一等吧,梅菲斯特先生。”

里面的情形不难猜测。这是简单的排除法。结合整座宅邸的情况,本应在馆内却到处都找不到的东西,自然就在眼前的密室里吧。不过可以的话,青司还是想亲眼见证自己所埋下的伏笔,最终会迎来怎样的结局。

洞穴的入口处一片脚步声传来,想必是刚才的几个人要过来了,青司轻轻抚摸米诺斯的门牌。故事总是结束得总是比笔者预想中更快。正如他所料,几个灰头土脸的人顺着灯光走过来,为首的中年男子抓住门把手,打开门的瞬间,他看到了房间里的景象。

“那是……”

“是宫垣先生。”青司小声说。


(这个馆失败了。)

(我是想要帮他的。)

米诺陶洛斯从迷宫里逃了出来,恶意带走了主人的生命。宫垣的反抗终究还是没有成功。

(是我的错吗?)

——青司君建的房子都投入太多感情了,所以会让人发狂。

——建那种房子的青司君,很可怕。

记忆里的和枝板起脸来这么说道。那冷漠的样子很像他的母亲。

(不是的。)

(如果真是那样就好了。)

——你在追求什么?

(我——)

(想要阻止那种事发生——)


“玄儿……”


“中也君!”

“!”

回过神来,被青司以恶魔相称的人双手捧着他的脸颊,体温偏低的手指穿过他的鬓发,在这被冰冷的黑色包围的洞穴里,确乎依稀给了他一丝温暖。

说来奇怪,从在青馆见面开始,面对这个黑色的人,青司似乎一直有过分松懈的倾向。恶魔模样的男人没有做任何评价,他伸出蝙蝠翅膀一般的手臂,轻轻在青司头顶的帽子上拍了两下,布料偏硬的帽子每被拍一下就发出“噗”的滑稽响声。

这是……把他当成小孩在哄吗?比起不满,更多的是困惑。

“没事吧中也君?刚刚对着尸体露出了很可怕的表情呢。”

“不,我……”

整了整衣领,青司觉得有些奇怪。刚刚对至亲之人·痛下杀手的自己本不应对眼前的尸体感到任何不适。失去了动力空转的机器不知何时被补上了一个恰好合适的齿轮,久违而熟悉的某种感觉让青司有些不适应。

眼前恶魔关切地看着他,就是距离有点太近了。青司皱了皱眉,还是没有推开他。“你说的对,梅菲斯特先生,杀人和自杀都不是什么愉快的事呐。”他对恶魔,更像是对自己说。

“你能理解真是太好了。”这么说着的恶魔长出一口气,半开玩笑地说,“要只是我一个人享受旅行就没意义了。”

“只是在宅子里转了一圈吧?”

“参观中也君的作品本身就很有价值啊。”

“……洋馆的话我还是建了不少呢。”青司试着说,“要去别处看看吗?”

“务必!”

搞不懂这个恶魔。青司这么念叨着,却并未感到不快。

看来回青馆也好,迎接死期也好,都要稍微推迟一下了。


TBC

评论 ( 4 )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