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文/归档用(同人

© 木杵
Powered by LOFTER

【暗黑馆】美鸟会做有美鱼的梦吗?

一个突发,都是零碎的片段,基本只有双胞胎

流水账,可能词不达意,见谅

含有大量原作内容和剧透

以上没关系的话—>



00

““我们是螃蟹。””

这么说的少女两人露出了妖精一样的微笑。


01 梦境其一

美鸟睁开眼。

眼前是纯黑的三角钢琴,身侧椅靠着熟悉的体温,她几乎能感觉到自己腰部到侧腹的伤疤之下正和那体温的主人分享着同样的血液,两颗一样的心脏以一样的脉搏将血液泵到指尖。

她眨了眨眼,发现身旁坐着美鱼,而房间的另一个角落里,她们的母亲正在另一架无声的风琴上进行她的演奏。

美鸟又眨了眨眼,似乎没有搞明白现在的状况。

一旁的美鱼将双手放到键盘上,于是美鱼也跟着摆出演奏前的准备动作。要开始咯。她感到美鱼这么想了,于是她也在心里回答,要开始咯。这是她们的暗号,因为血是连在一起的,身体也是连在一起的,所以没必要把这种简单的暗号说出口,互相也能接收到讯息。

于是,两双纤细的小手在一列黑色与白色之间舞动起来。由于技术不娴熟,指下流出的音节断断续续的,没有想象中那么流畅。美鸟弹着弹着就小声啜泣起来,泪水顺着脸颊打在琴键上,这让她更难敲准音符了。

美鱼很快注意到了美鸟的异常,两人约好了一般一起停下了演奏。美鱼皱着眉头看着美鸟手忙脚乱地抹掉眼泪,直到美鸟停下了哭泣,她才小声问:“美鸟,怎么了?”

“我做了可怕的梦。”

“可怕的梦?”

“螃蟹被切成两半然后死掉了的梦。”

“螃蟹被切成两半当然会死掉啊。”

“可是有一半活下来了,就一半,孤零零的,身体左边什么也没有。”

“很可怕吗?”

“很可怕呀。”

“没关系的。”美鱼笑着说,“只有一半的话,螃蟹很快就会死掉呀。”

“……”

美鱼握住美鸟的手,她的右手,握住美鸟的左手。

“我们也是螃蟹,我们两个人是一个人。”她小声说,“被切开了就会死掉。”

美鱼说的话有点让她害怕,可她却莫名觉得自己被安慰到了。是呀,或许被分开还不如死了好一些。美鸟想。她们不能分开,也不想分开。


02 梦境其二

美鸟睁开眼。

眼前是娱乐室的国际象棋棋盘。这次美鱼执白,美鸟执黑。因为没有旁人,所以两人面对面坐在棋盘前,反正两人是连结在一起的,哪怕稍微拉开点距离应该也不成问题。

“这次是我赢啦!”美鱼自豪地宣布。

“我们没认真记过胜负比分呢。”

“记了也没有用,反正大致一样。”

“互有胜负真方便。”

两人低下头小声笑起来。

突然,不知是谁推门而入。两人慌忙靠在一起。没有别的意思,她们只是不希望就因为她们离得远了一点,别人动不动就想着把她们分开。那太奇怪了。

两人遮死了腰部贴合的地方才来及看访客是谁。“玄儿大哥!”两个人一起开心地说,“你来找我们玩吗?”

“啊……嗯。”

一时间,玄儿看上去有些不知所措,但很快回复了他老神在在的样子。“陪我下会棋吧。”他说。

““唔……””

少女两人一起沉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玄儿大哥太厉害啦。”

“和玄儿大哥下棋总是会输。”

“你们啊……”

“所以要是让我们一个骑士,我们就下。”

“很划算的唷。”

玄儿苦笑地看着两位讨价还价的妹妹,遇上这两个人,他只能举双手投降。“知道了知道了,白棋也让给你们。”

““耶~!””

欢笑着闹成一团的美鱼和美鸟甚至中途身体不小心分开了一瞬间,玄儿权当没看见,由着两姐妹玩闹。嬉笑中,美鸟看见玄儿的笑容。如果连在一起比较幸福的话,由着她们也没什么不好的。他的表情在这么说。所以她很喜欢大哥,她觉得美鱼也一样。她们喜欢所有可以完整接受两个自己的人。

她们不需要别人理解,她们可以相互理解,只要有人愿意接受他们就够了。


03 梦境其三

“我们两个人合在一起就是螃蟹,对吧?”

“是的!我们两人合二为一。”

““我们是螃蟹。”” 

美鸟睁开眼。

她是在舞蹈房里。眼前中也先生像是被两人连在一起的身体吓到了,猫头鹰一样瞪大了眼睛,随即像是为自己的惊讶而惭愧一般移开了视线。我们吓到他了吗?那可不好呀,玄儿大哥说了,中也先生也是家人。美鸟偏过头来观察眼前的人。她的世界有一条清晰的界限,被划在线内的东西她都会善意以待。猫头鹰肯定在线内,他多可爱啊。

“你还是受惊了,对吧?”

“如果让你受惊了,请原谅,中也先生。”

“但我们一声下来就这样,所以自己也没觉得有什么别扭的地方。”

“中也先生,你要多关照我们。”

“请多关照,中也先生。”

“……”

中也先生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总算露出了一点笑容。美鸟觉得很开心,她喜欢舞蹈室,也喜欢别人的微笑。

她和美鱼跳起舞来,音乐和舞蹈总是与快乐的事情连在一起,中也先生就在旁边看着,于是她们拉上中也先生一起跳舞。中也先生似乎不擅长跳舞,和穿着和服也能灵活摆动手脚的美鸟美鱼不同,他时不时会被自己的腿绊到,但是没关系,她们可以教他怎么跳,她们有的是时间。

“螃蟹……你们是螃蟹啊。”

终于有些习惯了舞步,中也先生也有余裕和她们聊天了。这是件好事。美鸟和美鱼一齐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妈妈是仙人掌。”美鱼接着说。

“阿清是猴子。”美鸟也说。

“玄儿大哥是鼯鼠。”

“中也先生是猫头鹰!嘿嘿。”

“那……”

他似乎在斟酌该不该问接下来的问题。没关系的。美鸟想,趁我们还在跳舞,趁美鱼还在身边,趁梦还没醒,快问吧,中也先生。

“那美鱼是什么,美鸟又是什么呢?”

真是个奇怪的问题!美鸟看看美鱼,美鱼又看看美鸟。她们从没想过还可以这么考虑,不过这似乎合情合理。答案也很简单。两个人笑了,美鸟想,她们的答案肯定是一致的。

“美鱼是左半边的螃蟹——”

“美鸟是右半边的螃蟹。”

“嘿嘿嘿。”

果然如此。不知是因为两人的默契,还是因为捉弄到了中也先生,美鸟觉得空气都是香甜的,只是莫名混入了一丝什么东西烧焦了的味道。


美鸟挣扎着闭上眼睛。


04 现实·过去

空气中传来火灾后特有的难闻味道。美鱼静静地躺在身边,她尽量不去看美鱼的脸。

美鸟想,如果自己的梦里有美鱼出现,那美鱼的梦里应该也有自己出现吧,她们连在一起,所以梦也应该是连在一起的。

美鸟不讨厌这样。

美鸟就是美鸟,美鱼就是美鱼,但是美鱼和美鸟是一个人。

这么简单易懂的道理,为什么有人不懂呢?为什么有人想分开她们呢?多可怕的想法呀。

“螃蟹被切开就会死的。”

“我们是连在一起的………”

美鸟握紧了美鱼的手。美鱼的手那么凉。她闭着眼,是在做梦吗?美鸟想,美鱼会做有美鸟的梦吗?

有人在敲门。是征顺姨夫,还是中也先生?不能开门。别人看到她们距离比平时远就会误以为她们被分开了,那可不行。

最后再做一个梦吧。她抱紧美鱼,闭上了眼睛。要在梦里相见唷。美鸟对美鱼默念。这是她们之间的暗号,不用说出口也能传达到。她这么相信着。


05 梦境其四

美鸟睁开眼。

美鱼趴在她身边,看上去已经醒来一会儿了。她抱着被做成标本的契夏,轻轻抚摸它小巧的头。

“早啊,美鸟。”

“早啊,美鱼。”

美鱼笑了,于是美鸟也笑了,多美好的早上。

“呐,美鸟,你听我说。”

“怎么了?”

美鱼抱紧契夏,标本猫漂亮的红宝石眼睛一闪一闪的。

“我做了个可怕的梦。”

“……”

“螃蟹被切成两半然后死掉了的梦。”

“美鱼……”

“不过呀,美鸟可以放心。”美鸟带着天真而妖艳的笑容说,“死掉的只有左半边的螃蟹。”

“真是可怕的梦呀。”美鸟说着,把头埋进了枕头里。

“美鸟也做了同样的梦吗。”

是的。“没有呀?”

“但是美鸟做了有美鱼的梦吧?”

“因为我们是螃蟹——我们是连系着的呀。”

“嘿嘿,真好,我们是螃蟹。”

“妈妈是仙人掌。”

“玄儿大哥是鼯鼠。”

“中也先生是猫头鹰。”

“美鸟。”美鱼突然说,“美鸟是金丝雀。”

“……”

“还是文鸟比较好?”

不管哪种都是,可以离开岛的动物。

她真的可以吗?

“美鱼呢?”美鸟问。

“是美人鱼!嘿嘿。”美鱼摇头晃鸟地吟诵到,“在大海中的,那不是美人鱼——”

“在大海中的,只有波涛。”

也就是,消失了的,并不存在的生物。

“美鱼也失败了吗?”美鸟几乎要哭出来了。

美鱼摸了摸侧腹的手术疤痕,“因为我们还联系着,所以我也还没失败唷。”

“……”

“只是距离稍微远了一点。”

“……”

“契夏也和我们在一起,还有中也先生。”

“永远在一起吗?”

“嗯,永远在一起。还可以当中也先生的新娘。”

“这次不用担心重婚了。”

“而且玄儿大哥也不会来捣乱。”

两个小女孩在床上笑成一团,黑色的被褥衬得两人皮肤格外白嫩。契夏蹲在一边观望着。它没有笑,因为它知道梦境的时间逐渐趋于零,爱丽丝马上就要醒来了。

美鱼和美鸟躺在床上又说了很多天南海北的事。比如玄儿又给她们带来了新的乐谱,比如今天望和姨妈又去哪里找阿清,比如下次什么时候再钻进达丽娅的房间冒险。美鸟觉得视线模糊起来。不要啊。再给我五分钟,就五分钟……


美鸟闭上了眼睛。


06 现实·现在

音乐室。

眼前是纯黑色的三角钢琴。琴凳对一个人来说有些太过宽了。美鸟坐在琴凳正中间,挽起搭在肩膀上的乌黑长发,纤长的手指轻轻点在琴键上。

弗朗茨·舒伯特的《第二十钢琴鸣奏曲E长调》第二乐章。要开始咯。她默念。

从第一个音符迸出的瞬间开始,音乐如泉水般自然地流出,在音乐室里回荡,在整个暗黑馆里回荡。

这个时候她需要一个聆听者,一个为她鼓掌的人。会弹管风琴的母亲已经不在了,征顺在楼下接待客人,还有谁呢?

啊,她忘了,的确还有一个人啊。

一曲终了,美鸟看向自己的左边,她知道有人在为她喝彩,在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她就是知道,因为她们是连结在一起的。


END



一些闲话。

虽然早了一天,新年快乐。

梅菲斯特可能还要拖一下,因为下一部分想写钟表馆。钟表馆是推理意义上最喜欢的一本啊!不敢瞎写啊!大哭!于是就先把这个当成过年的粮好了(躺平

整篇暗黑馆除了玄中就最喜欢美鸟和美鱼。两个人虽然是连在一起的,是一个人,但是“美鸟”和“美鱼”本身又是两个个体,两人之间也有互动,所以两人之间应该也不是理所应当地把对方当成自己,而是有某种因为长年生活在一起而产生的联系吧。想要表达这样的双胞胎两人,以及并非作为两人中的一个,而单纯是“美鸟”的她在失去了另一半自己之后的心理。

当然,全都是脑补x欢迎讨论!

最后容我喊一句新年愿望:零食老师请务必给个玄中美鸟(划掉)一家三口(划掉)的he!!!!!(发梦

评论 ( 4 )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