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运中

© 木杵
Powered by LOFTER

【馆系列】梅菲斯特的救赎 04(玄中


04 水车馆


活在幻象之中是什么感觉呢?
青司勒紧了手上的绳子,略微上提。二十秒或者一世纪后,他松开绳子,双手抱着妻子失去意识的身体。不知是因为安眠药陷入深眠还是已经化为尸体的妻子无力地把头搭在他的肩上。那重量让青司的心深深地坠落下去。
大概,幻象就是那时产生的。
“青司君。”
带着怜悯的目光喊他名字的和枝。
“……”
以及帽子斗篷装扮的沉默少年。
远处似乎还有一个模糊的影子,至于那是谁,青司不想追究,毕竟两个幻象已经够他受的了。在迎来终结前夕的此刻,反而成了青馆内最热闹的时候。他觉得有点好笑,又笑不出来。
“我啊,总觉得眼前的青司君只是个幽灵,真正的青司君应该在别的地方。”和枝这么说道。
“现在的话,你已经知道自己应该在哪里了吧?”少年这么说道。
青司摇头。这是事实,他的确还未想起自己全部的过去。远处的黑影令人不舒服地蠕动着,像湖水一样流动着,像火焰一样燃烧着。
“看来你确实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少年冷漠地说。不等青司回答,和枝便争辩道:“如果青司君选择忘记的话,那一定不是什么愉快的记忆吧。就这么抛到脑后不好吗?”
“没这回事。”
青司断言。他一开口,少年和和枝都闭上了嘴,静静地注视着他。两人的目光让青司有些不舒服,但他还是继续说:“我想起来一部分了。暗黑馆……和玄儿一起的日子。虽然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但肯定不全是痛苦的回忆。”
面对这样的青司,和枝不忍看下去一般移开了视线。
“你说的没错。二十七年前,和玄儿相处的四个月,不论结果如何,一直都是我的宝物。”
少年——年轻时的青司本人抬起头来,露出了怜悯的微笑。
“可你忘记的,只有暗黑馆的事吗?”

从噩梦中惊醒一般,青司猛地睁开眼,眼前方形结构的建筑孤独地立在山林之间,一旁正不停转动的巨大水车标志了这次的目的地——正是青司的作品之一,藤沼家的水车馆。青司回过神来。他和玄儿还在旅途中呢。
藤沼纪一所拥有的水车馆比起居所更像是座美术馆——藤沼一成作品的专属美术馆。为了配合一成幻想画作的氛围,青司模仿博物馆的展出方式,在建造回廊时选用了色彩鲜艳的用木质彩砖。纪一几乎找回了父亲的全部作品,并将它们一一装饰在馆内。一成的画作、山中幽静的风景,巨大的水车,一起构成了这座宛若堡垒的艺术品。
穿过大门,前院里一个脸上覆着白色面具的人正远远望着转动的三架巨型水车,应该就是馆主藤沼纪一没错。不远处的少女则是纪一收养的名为由里绘的少女。青司为了配合纪一收集回来的一成的画进行室内装饰,在水车馆建成后几年依旧经常登门造访,也因此有幸见证了这位少女入住水车馆的始末。
不过真正吸引两人目光的是在场的第三个人。
“是在钟表馆见过,和另一个江南君一起的……的确名字是叫岛田?”
玄儿惊讶地指着一直在馆主面前喋喋不休的瘦长男子,大约三十好几的年纪,浅黑色的脸,略微凸显的眼睛,瘦削的脸颊,厚嘴唇,说话的时候能看到里面雪白的牙齿。
“不光是钟表馆,好像迷宫馆的时候也……”青司眯起眼,他依稀记得在迷宫馆地下的通道里,打开MINOS房间大门的人也是这个男人。莫非他也和两人一样在四处寻访青司之馆吗?
“我叫岛田洁。初次见面!贸然来访,请见谅!”
果然,岛田很快报上名来。不过他的来访原因似乎是想为背上杀人罪名的友人洗冤,是偶然在这里碰到吗?或者这也是某种隐喻?
(包含岛田的出现在内,这里还是一样让人不舒服。)
(自己这么说可能有点奇怪,不过我建的洋馆都多少有些让人不舒服,就算这样,水车馆也是其中最严重的一个。)
(因为这里的时间是停滞的,聚集在馆内的,只有行尸走肉的幻影而已。)
“水车馆的模型,在开始之前就已经失败了,对吧?”
和他搭话的不是玄儿,而是年轻模样的自己。戴黑帽的少年神情里有着和年龄相符的直率和青涩,但探究的目光却冷峭得可怕。“那你为什么会答应藤沼纪一的委托?”
是了,或许和水车馆的住民一样,他也是活在幻影里的人。青司看着少年有些透明的身影想。那么玄儿呢?玄儿是否也是他赴死前产生的幻觉?以及他们至今为止的旅行难道也仅仅是魔鬼在将他带往地狱之前的最后一点仁慈?
“去找答案吧,玄儿也在找他的答案,就像在暗黑馆时一样。”
“中也君,实在不想进去的话就算了。到这里之后你好像一直没什么精神。”
少年的声音和玄儿的声音叠加着在耳边响起。青司暗自头痛,表面上却若无其事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就算没有少年的提醒青司也会去找回自己丢掉的东西,因为除此之外,他似乎已经一无所有了。
“我没事的,玄儿,我们去参观藤沼收藏馆吧。”青司转向同行者,背对着自己的幻影说。

“视点”进入水车馆内,同样的地点,时间却产生了微妙的错位。不过这对“视点”来说并不重要。它的源头和目的都无关住在水车馆内的人,而仅与一成的画作——仅与画家藤沼一成其人相关。
馆内墙上挂满了一成画作的走廊,某种意义上其本身已经化为了一成描绘的奇妙风景。青司粗略地浏览着两侧的画作。他依旧记得第一次漫步于这走廊里时的震撼,可此时的他无心欣赏其他作品,只希望快些看到记忆中已经模糊了的《征兆》和《绯红的庆典》。不过玄儿似乎触发了感性的开关,正沉浸于一成营造的世界里。
为了顾及身后的玄儿,青司略微放慢了脚步。很快,几个貌似客人的男子也加入了两人欣赏画作的队伍。据青司的了解,几人应该就是有幸被纪一允许每年一度参观画作的人。
“……如果说看了一成大师这里的作品后,能产生和我同样感受的人,在这世界上有五万人的话,我怎么也不会相信。我无法相信除了我以外,还有很多人能够产生、理解现在我看到这些画时的感受。”
途中,被称为三田村的人这么说道。或许是隐居角岛太久了,在青司听来几人的话里都带着一种乌黑黏稠的自以为是。
说到藤沼一成这位有幻视者之称的名画家,青司觉得玄儿有着比任何仅仅看过画作的评论家都更深刻的理解。毕竟暗黑馆内就曾藏有两幅一成的作品:《征兆》和《绯红的庆典》。虽然两幅画都在水车馆落成两年之内在纪一的请求下被收到水车馆内了。介绍到这里,青司试着问玄儿是否知道转让画作一事,却只得到了“没什么印象”之类模棱两可的回答。
“看到这些作品我总会想,他是看到了怎样的景色才能创作出这些画作的?”像是要错开话题一样,玄儿突然说,“中也君怎么想?”
“就像他的名号一样,是幻视吧。”或者说是幻觉?他瞥了一眼站在玄儿身后的少年。就像那边的我一样。他想。“还会有别的原因吗?”
“虽然只有三幅,但我也曾是一成画作的所有者来的。现在想来,也许一成只是把眼见得东西画下来而已。”玄儿苦笑着回答,“不过只有《时之网》的含义,我到现在还不太明白。”
“时之网?”
突然冒出的陌生单词让青司一愣。按玄儿的说法,“时之网”应该也是一成画作的名字,而且原本为浦登家所有。可不管是造访暗黑馆的记忆中还是兴建水车馆的记忆中,青司都不记得有这幅画的存在。强烈且令人较早的情感在他心里迅速膨胀,他隐隐觉得看到了什么不能忽视的东西,却又无法切实抓住它。
“没事的,不记得也不用勉强,记忆会慢慢回来的,对吧?”
玄儿注意到了青司的焦虑,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背。这让他想起了两人一起住在白山的时候。那时青司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却会因为玄儿的微笑平静下来,好像世界被完整地包裹在那栋老旧的房子里,从零到零,不多不少,形成一个完美自洽的圆。
(如果这种安全感也只是幻影的话?)
“你不能一直这样沉浸在找不到出口的自我逃避里。”
少年的声音在背后响起,青司装作没有听到,径直向前走去。
穿过东南两道回廊和两层大厅,两人来到水车馆的小厅。小厅深处的墙上挂着绘有一条河流和三道小窗的画,在青司看来就像是在描述无视时间流向拜访了三座洋馆的自己和玄儿一样。不过他在找的画在房间另一侧的墙壁上。
“中也君,这里。”
青司看向玄儿手指的方向,《征兆》和《绯红的庆典》以相邻的位置镶嵌在小厅的墙上。不知是不是设计者故意为之,两幅画周围的墙壁颜色似乎明显比周围的更暗些,在艳丽的背景中仿佛一大块阴沉的黑色。《绯红的庆典》略靠下,《征兆》则位于其斜上方。在玄儿看来,仿佛从火焰中脱身而出的负伤白鸟奋力飞向大雨滂沱的茶红色湖泊。
“真的是《征兆》和《绯红的庆典》!真怀念,好久没看到这两幅画了。”
“……”
“说起来,中也君,进了这洋馆之后你好像一直在找什么,应该就是在找它们吧?”
“……”
久到令人窒息的沉默之后,玄儿担忧地望向身边的中年人。
“中也君?”

青司紧盯着画面——一成留下的幻影——预言,巨大的火焰被眼前的景象唤醒,在他遥远的记忆中再次燃烧起来。即使将画的顺序倒置也无法改变过去发生的事情。藤沼一成在《绯红的庆典》中画的不规则的“红”正在成为现实,火焰越烧越旺,越烧越大,越烧越猛,很快将整个馆吞噬,使它烧得一干二净。在红色中,完整的幻影世界化为碎片,化成占有油彩的玻璃碎片,青司看到少年的自己戴着帽子,身着黑色披风,拾起一块碎片。
他身后的画面电影一般流动起来。从塔上坠落的不幸女子、被盗走的画、失踪的不明男子、还有追踪他却被杀害并被肢解后在焚烧炉中焚烧的男子。在水车馆发生的“事件”已经清晰地显现在了他的眼中。
在水车馆发生过的……不,是肯定会发生的事件。青司很快意识到这一点。水车馆会失败也是当然的,他从一开始就没对独自一人选择逃避的纪一有所期待,就像对他自己一样。
画面中,他看到岛田不以为然地笑了。“即使我今天不来,可能迟早你都是走向灭亡的命运——作为住在中村青司建造的这座馆内的人的命运。”
青司知道岛田无法看到自己,可他莫名觉得那话正是说给他听的。真有道理。他想。
不远处,他的幻影在盯着他看。带着怜悯的目光喊他名字的和枝、帽子斗篷装扮的沉默少年,以及远处模糊不清的影子。
“中也先生,或许像猫头鹰。”(这是在暗黑馆?)美鱼这么说。
“猫头鹰留下了,和吸血鬼一家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给美音的馆……这是骗人的……)中也这么说。
“你在追求什么?”(我多希望你能理解……)和枝这么说。
“只有《时之网》的含义,我到现在还不太明白。”(《时之网》……一切和那幅画脱不开干系。)玄儿这么说。
“所谓时间是什么呢?”(时间是相对概念!)岛田这么说。
“杀人和自杀都不是什么愉快的事。”(自杀?)玄儿这么说。
“不要着急,中也君。大概等旅途结束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了。”(……也许我已经知道了。)玄儿这么说。
“即使你暂时离去,我知道你终究会回来。不管你现在怎么否定,怎么拒绝总有一天,你会接受一切,回到这里。
“因为有的是时间。
“即便是十年、百年,我都会等你……”
玄儿这么说。

“不会,有这么荒唐的事情吧?”
青司艰难地回头。玄儿站在他身后,四肢健全,和自己四目相对,但是活生生的,完全是个二十七岁青年的样子——完全是二十七年前的样子。
“玄儿。”
“怎么了,中也君?”
他从唇缝里挤出那个问题。
“你也'失败'了吗?”
玄儿瞪大了眼睛。是因为他意识到自己恢复记忆了吗?还是单纯对自己提出了贴近核心的问题感到惊讶呢?至少不应该是后者,因为他曾亲口承认过自己的思考能力。青司很开心自己还有心思想这些。
你早就知道了?他想问年少模样的自己。那幻影注意到青司的目光,“当然了”地,他立即回答了青司的疑问。少年露出平静的笑容:“你的幻影什么都知道。”
青司低下头,眼前浮现出刚刚回想起的画面。在暗黑馆的修复工程期间,大动干戈地整理废墟时,月光下——和玄儿十分相配的月光下,他注意到刚被挖开的木炭下面有什么东西在。那形状……像是、像是有个人躺在那里。他身上被烧得很惨,皮肤几乎已经完全碳化。未完全燃烧的衣物呈黑色,不是烧焦的黑色,而是原本就是黑色。黑色的衬衣,黑色的开襟毛衣,黑色的裤子。
他不觉得悲伤,只是胸口有些发闷。那只是他原本就有的记忆,只不过不小心弄丢了,结痂的伤口没理由再痛第二次。青司缓缓地开口:“呐,梅菲斯特先生,我应该有知道的权利吧?”
“……当然了。权利你肯定有。”片刻后,玄儿开口,肯定的语气中带着一点寂寞,“我没有死,中也君。”
“这要看怎样界定‘死’的概念,对吧?”少年在一旁补充。
“请你先不要说话!”
“中也君?”
“明明已经亲眼看见过那个人的尸体了。青司君,人是会死的。”
“和枝……”
“……和枝?”
“对不起,果然我还是搞不懂。可是青司君,有时你真的很可怕。你建的房子也……很可怕。”
被叫到名字的和枝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就像她生前一直在做的,和青司保持距离。可笑的是,她穿着被绞首时的那件蓝白相间的裙子,看上去比玄儿更像亡灵。
“中也君?怎么了?你在和谁讲话?”
青司隐隐听到玄儿在叫自己的声音。可那声音和幻影的声音混在一起,远得像在天的另一边。他建的房子,那些暗黑馆的模型迟早都要失败,那么作为原型的浦登玄儿自然也没可能活着。他早就隐隐意识到了这一点,可直到千织去世,他才真的承认,自己失败了,包括青馆在内,所有的努力全部失败了。
于是在某一天,中村青司构建的世界轰然倒塌。

两人的幻影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青司静静站在玄儿对面,不知所措。
又搞砸了。
短暂的旅途如梦一般。至少是个好梦。他想。有玄儿在又没有火灾的总是好梦。他甚至一度觉得自己回到了少年时代,因为一次事故偶然遇到了同样藏身于异乡的同类,他们可以一起谈论建筑、文学、或者他们的过去,就像任何挚友之间的关系一样。
他觉得自己被唤作中也君也没什么奇怪。以至于忘了自己是中村青司,建筑鬼才中村青司,杀害妻子和佣人的中村青司,准备自焚的中村青司。
“中也君,你都想起来了。”
“好像是。”
玄儿想了想,捉起青司的右手,和自己的掌心相对紧紧贴合在一起。
“这是……?”
“听说他人的体温可以安定情绪。我现在能为中也君做的,只有这么多了。”
“玄儿。”
“怎么了?”
“我很感激,可是你的手太凉了。”
“是啊,你说的没错。”玄儿点点头,“你讨厌这样吗?”
“不……谢谢。”
两人的手心贴着,却迟迟没有相握。再一会。他想。不管怎样,他还想把旅程继续下去,是幻影也罢,无所谓,反正他人生的待办事项只剩下最后一项了。

黑影在空无一物处注视着两人。和两人一样,他也出于自己的原因一直走在寻访青司之馆的路上。不过比起目的,对黑影来说那更接近于一种使命感,就像翻开了书的第一页,就有义务读到最后一页。
(或者说是,个人兴趣?)
总之,不管以何种方式,大概从他第一次和青司之馆扯上关系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要为之着迷了。好在他也自得其乐,不算吃亏。
还有多久醒来呢?他默默计数,直到遥远的地方传来一阵嘈杂声,黑影才渐渐淡去。
岛田洁——鹿谷门实睁开眼。长途公交比想象中更颠簸。他想起刚刚的梦境,那是在他经历过的事实背后隐藏的,某个充满了不合理因素的故事。是真是假?他无从判断。毕竟只是做梦,又没有什么证据,他也不是名侦探,不过是一介推理小说家而已。
一会下车去问问江南君最近是否有时间吧。他想。顺便也要查一下电话录音,希望他没错过什么。

TBC

这次可能有点放飞过头(蹲)可以的话求个评论……?

评论 ( 5 )
热度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