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运中

© 木杵
Powered by LOFTER

【馆系列】梅菲斯特的救赎 09(玄中

终章·iff

凌晨时分,火焰悄悄燃烧起来。从厨房出发向四周蔓延,很快就吞没了整座建筑。当人们注意到了这起火灾并驱船赶来时,一切都已经晚了。
生活在夜里的人们悄然退场,不为人知的故事落下帷幕。
发生了什么?谁和谁最后迎来了怎样的结局?有人提出了这样的问题。没有人知道答案。
好在始作俑者也没有那么坏心眼,他们还是体贴地留下了些许提示。

中村红次郎在收到那个可怕的包裹后一时间忘记了呼吸。他一直知道大哥有些疯狂,却不想他会做出这么残忍的事。
(和枝,和枝!)
他甚至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拿起电话的,又嘶吼一般对电话对面的人说了些什么。那人一言不发地听着,等他终于冷静些之后才缓缓开口。
“看样子礼物收到了啊。”
那是足以令红次郎沉默的话语。而电话对面那个带着极大的悲伤却又莫名激动的声音的确属于他的大哥。
“北村夫妇也好、吉川也好,他们都不在了。和枝也已经先走一步了。而我……我们两个人也马上就要踏上旅途——通向新阶段的旅途呢。被宏大的黑暗祝福吞没之前,红次郎,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和你交谈了。”
他在说什么?混乱和恐惧不断向他袭来,青司的声音在耳边回响。
“你要记住,和枝是我的。可是就算是我也有带不走的东西。所以'那个'就让给你吧。和枝一定也希望这样。”
“大哥……?”
“好好保存我给你的礼物!”
没有理会他的话,青司单方面挂断了电话。
(大哥死了?和枝也死了?)
(是我的错?)
红次郎颤抖地捧着那只冰冷的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亮得刺眼。说什么礼物,这分明是诅咒!也许自己后半生都要被这诅咒缠身!这样的想法占据了他的思想。窗外紫藤缠在架子上,悄悄地舒展枝叶。

接到报警后警方立即赶往现场。出事地点和报案人的描述都清楚地说明了一件事,这将是个引起轰动的大案子。
警察赶到时火焰已经将青馆烧了个干净,废墟旁不远处名为十角馆的奇怪建筑孤零零地立在那里,再加上港湾的小艇,这就是中村青司的全部遗物了。好在青馆并非木质结构建筑,即使遭火也没有倒塌,可大火和之后的灭火过程足以堙灭大多数的证据。
现场分析人员花了一段时间才确定这起案件的全过程。从和枝夫人与北村夫妇的尸体来看这一切明显是人为的。这犯人丧心病狂的程度难以想象。他勒毙和枝夫人后用斧子砍杀北村夫妇,又在馆主中村青司身上和全馆内细致地洒满了灯油,最后在厨房点火。根据警方的调查,这起充满疯狂意味的犯罪中,嫌疑最大的恐怕是失踪的园丁吉川。
(可有没有嫌疑是一回事,犯人是谁又是另一回事。)
(这起案件里还有很多疑点。)
比如尸体。四人的死亡时间存在着相当大的差距,可却全都是在服用安眠药后被杀。不管犯人是谁,他到底怎样让四人在不同时间毫无戒备地服下安眠药?又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时间差?用斧头砍开别人头颅的疯子真的会费心思让被害者一一失去意识再开始杀戮吗?另一方面,犯人还仔细地根据某种规则在某些地方重点撒上了灯油,这也很难想象是一个失去理智的犯人所为。
再比如吉川的去向。岛上到处找不到他的踪迹,九月的海水也没温暖到可以让他游回本土,而岛上唯一的小船还在港湾,所以驾船逃离的可能性也被否认了。岛上没有其他人。如果犯人是吉川,那只能说他以某种不为人知的方式人间蒸发了,可如果不是吉川所为,又没法解释他的失踪。
(简直到处都是矛盾。所以这个案子才会被搁置吧。)
岛田警部放下手中的卷宗长出一口气。每次看到类似的案件都让他心情沉重。不过显然也有人不这么想。
“为什么穿一身黑?”
“刚刚去参加葬礼回来。你知道的,中村青司的葬礼,我和阿红是朋友嘛,在家里帮忙时听说了,就去吊唁一下。不过也没能见传说中的鬼才一面呐,棺材盖着,可能是尸体太惨了吧。”岛田洁回答,“总之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
天知道自家幺弟为什么总是对这些事情感兴趣,还专门来问自己要案件相关的资料。送走了自由业的弟弟,岛田警部无奈地想。
(肯定是太闲了。)

“征顺姨夫……你看!”
美鸟猛地举起报纸,差点直接糊在征顺脸上,后者不得不后退几步才能看见上面的内容。
“玄儿,这下闹大了啊。”
读完那篇头条启事,征顺苦笑着说。青馆火灾,中村夫妇和佣人两人身亡,警方怀疑是失踪的吉川所为。征顺猜也知道至少事实并非如此,可是美鸟显然信了警方的话,泪珠从清亮的眼睛里大颗大颗地落下。
“征顺姨夫!玄儿大哥他为什么不去救中也先生啊!”
美鸟啜泣着,断断续续地说。她大概是又想起了当年暗黑馆的火灾。一次带走了自己半身的灾难足以成为小女孩一生的阴影。
“中也先生也失败了什么的……为什么会这样啊……玄儿大哥好容易回来了……”
“可能玄儿也暂时不会回来了吧。”
“为什么……?”
征顺看着哭花了脸的美鸟。不知是不是长年生活在暗黑馆内不外出的原因,这姑娘虽然表面上已经是个婷婷玉立的成年女性了,可她骨子里却还有着小孩子的任性和古灵精怪。
(逗这种小孩是最有意思的,不过惹哭了就不太好了。)
征顺揉了揉侄女的头,不禁为自己的坏心眼默默忏悔。作为赔罪。他想。
“那告诉美鸟一个秘密吧。”
“?”
美鱼依旧啜泣着,但还是乖乖把耳朵凑近表示愿意听姨夫的悄悄话。征顺俯身,把自己昨晚深夜得到的消息告诉美鸟。听了那句话,仿佛被施了魔咒一般,美鸟渐渐停止了哭泣。”
“真的吗?玄儿大哥拜托你……”
“嘘!这是秘密,对吧?”
“……嗯,可是,没问题吗?”
“要相信你大哥,还有青司君啊。”
“……是啊,我相信他们,肯定会回来的!我们说好了要一——直在一起嘛!”
美鸟应下,脸上终于浮现出笑容。那是很适合她的妖艳而天真的笑容。

视点无法质疑自己得到的结果。对每个人而言,他们都只看到自己能看到的,然后相信自己想相信的。于是无数的可能性(if)被创造出来。一个故事里有复数的结局,而对于每个视点来说,那大概都是唯一的真实。
在这里,就试着抛弃定义,将视点交还给得以观测到全过程的人手上,让制造出这个结果的人成为观测者好了。他们清楚自己做过的事情,对未来亦有所考虑。是故只有他的“视点”可以以他人无法企及的方式回顾过去,窥视未来。可能性在他的规则内坍缩,直至抵达唯一的终章(iff)。

太阳还没升起来,天空还是阴沉的暗紫红色。比起这个颜色中也更喜欢偏灰的深蓝色,饱和度不高但依旧十分清爽,他喜欢那样的颜色。
中也没和任何人说过自己喜欢蓝色。毕竟只因为自己名字里有一个青字就喜欢蓝色什么的,听起来简直像是个小学生,没一点天才建筑师的样子。而建这座青馆也是,并非出于任何心理学上的考量,只是简单地做出了符合自己喜好的选择。
(我也真是的,真是做了不少莫名其妙的事,肯定是被玄儿传染了。)
他看向身后原本应该嵌有镜子的地方,此时出现在那里的是一幅眼熟的画。正如它的名字,这幅叫《时之网》的画主体就是一只倒置的怀表,以及由怀表的表链织成的蛛网。谁能想到藤沼一成的预言会以这种方式实现呢。
一成留在暗黑馆的画中只有这幅画中的内容无法解释。他原本只希望以这种方式和自己不敢再次造访的地方保有一丝联系,却不想被卷入了一场漫长的旅行。虽然自己作为受益者实在没立场抱怨就是了。中也有些脱力地想。
中也看着画中那和此时窗外一模一样的天空。这大概是某种暗示吧。他原本还想再等一会,等天空变成他喜欢的蓝色再动手的,不过拖太久了还是不好。他得赶快了。
“中也君,你在这里啊。我还在找你呢。”
……只是没想到正准备离开这个房间,就被玄儿逮了个正着。
和游历青司的洋馆时不同,此时中也眼前的玄儿显得更加真实。他气喘吁吁的,像是刚做完什么体力活,黑色的衣服上蹭上了不少灰。中也几乎立刻注意到了他手上的物件。那是他留给自己的东西,他以为自己藏得足够好,可没想到还是被这个人发现了。
“啊,这个?”似乎是注意到了中也的视线,玄儿提起手里的东西解释道,“我在进来的时候不小心看到的。就放在通往外面的暗道旁边。你在找它吗?”
“不,不是的。”
“果然,中也君,还是想要寻死吗?”
“玄儿……我很感谢你。”
也许现在就是最后了,把想说的话都说出来吧。中也的喉结动了动,他低声说:“没人会原谅杀了人的中村青司的。当然,我也不行。所以……”声音别抖呀,中也握紧拳头,“所以我必须死一次。不管之后如何,这是必要的。”
“……”
“对不起,玄儿。我、我对你……”
“停一下,中也君。”
玄儿难得看上去有些慌张,他甚至放下了手中的灯油罐,猛地摁住了中也的肩膀。
“那个,虽然我很想知道中也君后面要说的话,可是在这里说出口的话不就像遗言一样了吗!”
自己进火场救人前还交代后事的人在说什么呢。中也有些别扭地想。
“还记得吗?中也君,你已经把死后的人生输给我了。所以我要你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不要自杀。”
“……玄儿。”
“作为交换,你要做的事情我来替你完成,这是我梅菲斯特收获您的灵魂前的最后一项工作,所以和我一起走吧。”
这么说着的玄儿露出了神秘的微笑。“你愿意吗?”他竟然还征求自己的意见。中也惊讶不已。
(玄儿,你知道吗?)
(说出那种话,基本就和恶魔没什么区别了。)
他的恶魔来接他回地狱,而那里大概是他唯一的归宿。中也眨了眨眼,不等玄儿阻止就拿过地上的灯油罐,从头顶一股脑倒下。灯油的味道颇为呛鼻,中也在玄儿惊讶的目光中咳了两下,露出了有些尴尬的笑容。
“这样会很疼啊。”
玄儿皱着眉说。还挺有说服力的。中也想。
“没事,我早就准备好了安眠药。”
“而且这下没有剩下的灯油销毁这幅画了。”
“没必要销毁,藏起来就好了。”
说着,中也操作机关,将画藏进了墙内。大得过分的镜子里几乎能看见整个卫生间,却没有一个人影。
两人依次走出房间,中也这才意识到整栋房子里都弥漫着可燃液体的味道,显然在找自己的同时玄儿也没闲着。可青馆内到处干干净净,连从厨房通往外部的密道也应该没有太多灰尘才对,玄儿是上哪里招了一身灰呢?
(算了,怎样都好。)
两人站在走廊中央,一边通向馆主的卧室,一边通向与馆外联通的密道。是时候道别了。
“我要回房间了。”中也说
“刚才的话,下次再说给我听吧,中也君。”
也许玄儿只是注意到了中也的不安,想要安慰他一下,也许他用那句话作为告别只是偶然。中也想,恐怕玄儿自己都没意识到,同样一句话在不同时机说出竟然有如此大的不同。
“我们还有的是时间。”他这么说道。

黎明时分,角岛上升起了另一个太阳。它燃烧生命,并给人以希望。太阳的核里有人正睡着,迎接审判,迎接死亡,和那之后的救赎。

END


算是总结?

终于写完啦。

最后两篇一个通宵赶完转天还跑出来爬了整整五小时的山(真的是爬不是走楼梯那种),现在坐在电车上感觉快死了,但还是好开心终于把这篇写完。

最后和我大纲准备的有些不太一样,有点烂尾,当然也有我困昏头的可能性,如果大家不满意就向我扔石头吧,毫无怨言(跪

标题的iff意思是“有且仅有”“互为逆否命题”的意思。虽然我觉得没写到大家都过上幸福的生活,但结局的所有条件已经给出,算是伪开放结局吧。

这周放假结束后我可能又要去忙期末考了,所以大家别慌关注,没了系列连续性的督促我真的会更超慢,但是说好的东西我肯定早晚都会写出来。

在最末强调一遍,全是我的脑补!你看到眼熟的地方就是我摘的原文,看到奇怪的地方就是我胡诌的!别怀疑自己!别被我误导!!

最后感谢为我点赞写评价的小天使们,我都有记得大家评过什么点赞了哪篇喔x以及默默看到这里的你,一样,感谢你的阅读。

评论 ( 4 )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