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运中

© 木杵
Powered by LOFTER

【暗黑馆】伪音乐剧剧本

回归惹!
开新坑前来放个没啥关系的预告。还在等期末成绩,要是不需要补考预计六月初开始。
说是音乐剧剧本,实际上本人压根就没写过剧本更别说音乐剧了。完成度超低。所以基本就是挑几个喜欢的片段,笨拙地还原一下脑补的东西,爽文,大家看个乐。
为脑补方便有备注码字bgm,不过不是填词,顶多是印象曲的程度?对白没有特殊标示都是唱词。
以上没关系的话——>


01 第一幕前半 合唱·达丽娅之宴 (骷髅之舞 & 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伴奏-悬疑主题变调,中也君推门进入)
柳士郎(白):欢迎。
美鱼&美鸟(白):您终于来了!
玄儿:(白)中也君,你的座位在这里。(唱)擦亮餐盘,斟满美酒,享受盛宴吧!中也君,不必戒备,充斥房间的不是毒药,是甘甜的恩惠
(伴奏-达丽娅主题。背景幕布落下,露出宴会厅背景,空相框里达丽娅半卧注视众人)
背景合唱:达丽娅之日,此时已至;达丽娅之宴,众人列席。期盼祝福!祈求祝福!愿达丽娅的祝福早日兑现!
柳士郎:达丽娅夫人立下遗愿三十年,九月二十四日聚会于她画像前,直系后裔方才有幸参与,但今天,应玄儿要求、我们有客造访,如诸位所见。
背景合唱:是谁?是谁?一个被蛊惑的新成员?
玄儿:再次介绍给大家。中也君,我的友人。我邀他来共赴盛宴。
柳士郎:我无意反对。如何?诸位?是否有反对意见?
背景合唱:没有!没有!全部都如达丽娅所愿!
中也:那幅画笑了?
背景合唱:达丽娅之日,此时已至;达丽娅之宴,众人列席。新的成员!新的家人!你的加入会带来什么改变?提议的青年,满心期待;一家的主人,没有怨言。(白)那就照常进行!(唱)期盼祝福!祈求祝福!愿达丽娅的祝福早日兑现!
柳士郎:给我们母亲祭奠,为遵守她的遗言。
(鬼丸老上,给列席者端菜倒酒)
柳士郎:主菜摆上,酒杯盈满。诸位!举杯!
除中也一齐合唱:期盼祝福!祈求祝福!愿达丽娅的祝福早日兑现!
中也:怎么回事?薰香,红酒,是我多心,还是太过敏感?
柳士郎:一口气喝了它!那酒!
中也:(喝酒)铁锈味在嘴里蔓延……
美鱼&美鸟:抹在面包上吃!那酱!
中也:(吃面包)天哪,它很咸……玄儿?
玄儿:喝热汤会让你好些
中也:(举起勺子)里面的菜烧得稀烂……
除中也外一齐:还有汤里的肉!吃下去!吃下去!期盼祝福!祈求祝福!愿达丽娅的祝福早日兑现!
中也:这是什么仪式?难道我不知不觉已经被欺骗?可不吃完他们不会放过我!看那些眼!他们的视线要将我戳穿!(喝完汤)
(音乐停一拍)
玄儿(白):就是这样。做得好。
(音乐再开)
全员:期盼祝福!祈求祝福!愿达丽娅的祝福早日兑现!
柳士郎:达丽娅之日,此时已至;达丽娅之宴,众人列席。
美鱼:酒杯清空!
美鸟:主菜吃完!
玄儿:给我们母亲祭奠,为遵守她的遗言。
中也:是谁?是我!被蛊惑的新成员!
全员:期盼祝福!祈求祝福!愿达丽娅的祝福早日兑现!在这达丽娅之夜!在这达丽娅之宴!

02 接上 三重唱·迷失的人(Lune)
(伴奏-悬疑主题。舞台中央是带镜子的洗手池。江南上,摇晃着走近洗手池,看镜中的自己)
背景合唱:(低吟)雾,真相被藏了起来;谜,涟漪渐渐散开;你,你究竟是谁?你经历了什么?你为何在这暗黑馆,接下来又要上哪里去?迷失的人啊,睁开你的眼睛,看这里,看这里,我只是个旁观者,你得自己回答你自己。
江南:雾,梦里一片雪白静寂;谜,母亲的声音萦绕不去;我?只剩下江南这个名字。我的母亲,请你告诉我,我该怎样找回自己的记忆?
(同时,中也从舞台另一侧上,江南唱罢到舞台前方左侧站定,中也到镜子前)
中也:雾,雾里有香甜的气息;谜,这家庭宴会为何这么怪异?我,我像个没手杖的盲人,不知前因,不晓后果,就一脚踏进了泥潭里。
(同时,市朗从镜子背后钻出来,中也唱罢在舞台前方右侧站定,市朗左顾右盼后往镜子里看一眼,又害怕得躲开,边唱边后退,在舞台中央站定。这段每节逐渐升调)
市朗:雾,我穿过雾来到这里;谜,听说洋馆里怪物遍地!我……在我看来所言非虚!让我回去!让我回去!天哪,好奇赢不了恐惧!
市朗:你听!
市朗/江南:墙壁里有声音!/此时我身处何地?
江南:眩晕。
江南/中也:我身边有人呻吟。/谁带我走出梦境?
中也:混乱。
中也/市朗:回忆现实难以分辨。/只求得以逃出生天!
三人(市朗/江南/中也):迷失,迷失在被黑暗吞没的夜!求救/寻找/沉沦,逃离之路在哪里?我等待,等待阳光驱散雾气;可阳光,能否抵达我恐惧/空虚/动摇的心底?心底,不祥的预感慢慢堆积;黑暗,助长人的狂气;狂气,是否波及到了我自己?
(三人唱拟声词和声)
背景合唱:时针在前进,故事在继续。
(尾音拉长,降调)
江南:雾,堵塞可怜人的呼吸。
中也:谜,让我找出蛛丝马迹。
市朗:我,要逃出这不祥之地。
三人及背景合唱:迷失的人啊,睁开你的眼睛,长夜已尽,长夜已尽。可惜!走出一个迷宫,又忙着跳进新的不幸里!

03 第一幕后半 二重唱·美鱼和美鸟的房间(Il Cuore Del Re)
(伴奏-双胞胎主题,两人各牵中也一只手拉着后者)
美鱼:请你跟我们来,中也先生。
美鸟:给你看个东西,中也先生。
两人:来我们的房间,美鱼和美鸟的房间,螃蟹一样完全对称,一人一半!
美鱼:美鱼的书架上摆童话故事。
美鸟:美鸟就收集几本动物图鉴。
美鱼:柜子里收好钢琴乐谱。
美鸟:抽屉里放着黑胶唱片。
两人:今天闯进红心女王的茶会,明天在棋盘上起舞翩翩,仔细看,契夏在哪里露出笑脸?连在一起的爱丽丝真不得闲啊!因为人生太短,无垢童年更是千金难换。我们却不用着急,我们的美好生活无穷无限。我们像螃蟹一样,读着糖果味的故事入睡,在美鱼美鸟的房间。
(中也开口想说话,被打断,音乐变弱,美鱼美鸟拿出惊吓箱)
美鱼(白):你看这个盒子,中也先生。
美鸟(白):打开这个盒子,中也先生。
(中也打开惊吓箱,音乐突然开始,中也被吓到状)
两人:(白)哇!吓你一跳!(唱)千奇百怪,应有尽有;收好稻草人的智慧,偷偷藏起铁皮人的心,金色砖路的尽头就在这里,美鱼和美鸟的房间。
美鱼:你不喜欢,中也先生?
美鸟:你生气了,中也先生?
美鱼:我们给你介绍契夏。
美鸟:这就是我们的契夏。
(两人拿出黑猫标本)
美鱼:您看它多可爱。
美鸟:契夏,快打招呼!
两人:你在疑惑?你在疑惑?不必担心呀,中也先生,契夏它极为乖巧,它不咬人也不抓破床单。要说为什么——你看它红宝石的眼睛,那能说明一切!
(中也犹豫地碰了碰标本,两姐妹低下头。转主歌,节奏放慢)
美鱼:契夏不能动了,我们不能丢下它不管。
美鸟:契夏已经死了,可我们还想再一起玩。
美鱼:所以父亲将它做成标本。
美鸟:我们要在一起直到永远。
两人:窗外电闪雷鸣,窗外大雨倾盆,您还要回家吗,中也先生?还是多在这里歇一歇?
美鱼:我们给你弹琴。
美鸟:我们一起散步。
两人:棋盘展开,棋子摆好,音乐响起,红茶飘香。我们做妻子,中也先生做丈夫,我们来玩过家家。契夏呀,来给中也先生打招呼!多好的一家人!你还记得吗,宴会上那肉的味道?你还记得吗,蜡烛燃烧产生的香气?吃下那肉,中也先生,你也是我们的家人;留在这里,中也先生,我们在一起直到永远。
(音乐变弱)
美鱼(白):中也先生,你愿意娶我们吗?
美鸟(白):中也先生,你会讨厌我们吗?
两人:(低吟)中也先生,你愿意留在这里吗?一直,一直……

04 第二幕第二或三首 二重唱·质询(La Guerre Pour Se Plaire & Confrontation)
(伴奏-玄儿主题副歌)
中也(白):玄儿,那注射器……你给我注射了什么?
玄儿(白):只是以防万一——
中也(白):——还是说,你在采我的血?
玄儿(白):(笑出声)正相反!(压低声音)我是在给你输血。我的——浦登家直系子孙的血液。
(一段小提琴独奏,以一声尖锐的高音结尾,伴奏接前段,急促)
中也:……为什么、玄儿、为什么?我不是小孩,不能用一句安慰哄骗,只是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玄儿:你生气了,中也君?要知道鼯鼠的血液,可是蜈蚣毒的特效药!呵,开个玩笑。
中也:(白)够了!(唱)我受够了敷衍,也受够了猜谜!我、我试图相信你,事到如今却难免不安!
中也/玄儿:到底何为达利娅之宴?/你如此排斥被注入我的血液?
 你们在此对我做了什么?/可我仅做了我觉得必要的处置
 称人鱼之血为吉兆是为哪般?/我并非刻意隐瞒。
 你又是为何被囚于十角塔顶端?/只是在寻找合适的方式和时间。
玄儿/中也:可我无法回应你的期待。/达丽娅夫人是何方神圣?
 有些问题我也不知晓答案。/不速之客的江南君是谁?
 也不是要将你拆吃下肚呀,中也君!/十八年前的案件也是个谜团。
 相信我,以达丽娅之名,我绝不会对你不利!/无关信任,即使现在,我仍未对你有任何怀疑!
中也:玄儿!我请求你,不要再有任何推脱,说出一切你隐藏的秘密,我想我有知情的权利!
(伴奏-玄儿主题温和,变弱)
玄儿:(白)权利确实是有。(唱)就在这里告诉你吧,你想知道的一切。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勇者们(鞠躬

评论 ( 17 )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