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勾画描摹(大包平中心

虽然是大包平中心,但我只是一如既往在苏莺丸(。
大家都虐太爷爷,不开心,我要虐大包平报复一下!(。
我流大包平,和莺丸的亲情向,无CP,偏日常
依旧文笔不好,见谅
以上没关系的话——>

与童子切并称东西横纲,成色媲美天下五剑,几乎可以说是象征日本最高杰作的太刀大包平,此时正坐在某个本丸的走廊处偷懒。
院子里,栗口田派的短刀聚在一起,玩着不知是捉迷藏还是老鹰捉小鸡的游戏。小孩子们嬉笑打闹着,蝉鸣聒噪,和过分炽热的阳光一起,搞得大包平心烦意乱。
有兄弟真好啊。
他闭上眼睛,悄悄地想。在他模糊的印象中,自己似乎也有个兄弟。但多年未见,加上他并不优秀的记忆力,即使努力回想,也连名字都想不起来。只有自己出生的地方,常年...

【刀剑】不知味 (莺丸中心

被鹤丸入了刀坑,没想到最后莺丸成了大本命…昨天被大包平明年实装的消息重伤,心疼死莺丸了,于是有感而发。
并没打算写cp,不过当成莺丸x大包平也可以。
文笔差见谅。
以上没关系的话——>

莺丸不会醉酒。并非不喝,只是不会醉。
为了庆祝厚槛山突破,审神者曾经在本丸大肆举办庆功会。而在酒过三巡,本丸里多数人都东倒西歪,甚至连酒量一等一的次郎都抱着酒罐脸色通红的时候,莺丸依旧只是端着上了漆的小酒盏,一口一口地啜着。
“莺丸殿不管喝多少都不会醉,是有什么原因吗?”
为了照顾弟弟滴酒未沾的一期一振坐在莺丸旁边,象征性地用盛着清水的酒盏和莺丸碰杯。
“酒是不会醉人的,只是想醉的人擅自醉了而已。”莺丸满不在乎地微笑着说,“真...